2021年1月1日

2020我的投資回顧

人類歷史會記得2020年,和它另一個名字:COVID-19 新冠肺炎。投資人也不會忘記,在這一年中股價如雲霄飛車般地瘋狂波動,真正的黑天鵝—從未見過,無法想像—出現。二戰之後,也從沒有一件事,如此深刻地傷害全人類,但疫苗的出現,也象徵人類團結抗病毒有成。這一年若要細說,真是罄竹難書!

我不知道股票投資人這一年到底是賺多還是賠多?美股史上最多次的熔斷,台股也跟著崩跌,應該是洗出不少「持股信心不夠堅定」的人。然而,四月以後股價V型反轉—不!應說是Nike型反轉—台股也創下史上最高的大盤指數,讓不少投資人賺得缽滿盆滿啊!這一年,各人的投資報酬率存在非常大的「個別差異」,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我自己在3月股災跌得非常慘,最慘在2020/3/23,RoE=-51.1% ,虧損到吃掉前五年賺的獲利。所以年中的投資績效就沒必要拿出來看了:RoE=-29.8%。然而,奇蹟似的,虧損的投資報酬率到了年底反而逆轉,損益兩平了(2020/11/10)。甚至在虧了一整年後出現獲利數字:2020/12/8 出現RoE=6.7%的逆轉獲利高峰!
嗯,只有我這樣嗎?在Nike型反轉的股市,只要沒被股災洗出去的人,應該也是跟我一樣:從谷底爬上新高。押注話題股的人更是開懷豐收。
大夥都知道:我重押波克夏,波克夏持股ㄧ直占了我投資組合的三分之二以上。因此,今年我的投資績效如何,大家應該可以想像的出端倪。

我2020年投資報酬率RoE=0.9%。
美股道瓊指數漲7.2%。
S&P 500 指數漲16.3% 。
NASDAQ 指數漲43.6%。
台股大盤指數漲22.8%。
陸股上證指數漲13.9%。
波克夏(BRK.B)股價漲2.4%。

依指數漲幅,NASDAQ 獲利最豐厚43.6%,因為有FAAMG和特斯拉。再來是台股大盤22.8%,因為疫情控制得當,加上美中對抗下大陸轉單效應。再來是S&P 500 指數16.3%、陸股上證指數13.9%、美股道瓊指數7.2%。最後才是波克夏股價漲幅2.4%和我的RoE=0.9%,真是慘啊!我應該犯了不小的錯誤,包括任性賣出衛星持股轉換其他股票!波克夏股價則在最後一週多補漲上來,不然它的股價漲幅也會是0%或負成長。
波克夏股價今年真的不起色!雖然它的每股帳面價值(BPS)一年內成長了8.9% (2019Q3~2020Q3)。我想用另一篇文章好好來論述這情況,敬請期待。
今年我的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合約到期,沒有續約,確定絕版了!感謝三千多位讀者「慧眼獨具」買入這本書!我相信,你沒買錯,我也相信,開卷必有益。
未來,Facebook 粉絲專頁「擁抱巴菲特(邱涵能)」和部落格「共創價值投資」,我還會繼續經營,為願意閱讀的人寫下去!
祝福大家:嶄新的2021年!
耶穌說:「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祈禱吧!有什麼世俗的事務能保證你更大的成功呢?(道路96)

2020年11月10日

波克夏2020/11/9大漲的利多

雖然相對其他像飆漲14.19%(美國銀行),或瘋漲21.39%(美國運通),波克夏只漲6.06%;但也算大漲了。我認為有3個利多:
1. 波克夏Q3財報優於預期:尤其是BPS再創新高和重資回購自家股票。
2. 拜登當選:股市將回抱落後該補漲的價值股。
3. 輝瑞新冠疫苗可達90%有效的好消息。
波克夏盤中差點觸及去年的收盤價$226.48,雖然它今年投資報酬率還是負的。但展望未來,是該還它和巴菲特一個合理股價與評價的時候。
不過我想,今年艱熬的過程—波克夏股價一直低於去年收盤價和落後其他明星股—不少波克夏股東都減碼或清倉了。這番難熬的過程,我也走過,我也能理解。但,你願意堅持多久,常常取決於你瞭解多深入啊!
讓我們拭目以待未來吧!

上主,我的磐石,我的救主!願我口中的話,並願我心中的思慮,常在你前蒙受悅納!(詠 19:15)

2020年11月8日

2020Q3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

 2020Q3季報,2020/10/26 A股加B股合計發行股數折合成A股1,563,152股,比7/30減少了1.82%,並比2019年底更減少了3.80%—起因波克夏今年大幅回購股票。

2020Q3波克夏股東權益415,155m,相對Q2時393,495m ,單季增加了5.5%;但相對2019Q4的424,791m,九個月來又減少了2.3%。
我們試算波克夏每股帳面價值:資產負債表-波克夏股東之權益415,155m➗最新發行合計A股股數1,563,152股,得到2020Q3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為$265,588;再➗1,500折算成B股,得到2020Q3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77.06(這裡用的發行股數採用10/26最新數據,而非季報9/30當時的數字)。相對Q2的BPS=$164.77,成長了7.46%。令我們興奮的是:比高峰2019Q4的$174.28,還增加了1.59%—這是逢低積極回購股票之效!
季報公布前BRK.B 收盤價$208.85 (2020/11/6),折算落後 PBR=1.18。
2020Q3約當現金合計145,723m (1,457億美元),相比2020Q2的146,592m,減少了869m (8億美元)。
2020Q3持股市值245,317m,相比2020Q2的207,454m,成長了18.25%。這代表第三季中,波克夏持股股價的漲幅—其中,波克夏持股比率最大的蘋果股價這段期間漲幅28.3%,如圖—巧合的是,波克夏第三季股價漲幅也雷同般的達19.12% (6/30~9/30)。
2020Q3 BRK.B的EPS=$12.66,勝過Q2賺的$10.88。今年前九個月合計EPS=$2.77。
2020Q3稅後淨利30,137m,比Q2的26,295m,成長了14.6%。雖然,絕大部分淨利來自於持股市值的增長(占了82%)。但,反觀前九個月合計的稅後淨利6,686m (EPS=$2.77),扣除2016年收購精鑄公司( Precision Castparts Corp.)商譽和部分無形姿產所減損的9.8b,持股市值只增長了1,271m,絕大部分是靠子公司的經營獲利(16,901m)。由此可知,股市動盪的年份,穩定獲利的營運才是公司堅固可持續經營的「護城河」。
2020Q3約90億美元被用於回購波克夏股票,使前九個月的回購股票總值達到約160億美元—似乎今年大落又大起的股市,巴菲特可能覺得回購自家股票是最值得做的事。
2020年9月底波克夏保險浮存金已增加到1,350億美元的水準,相較2019年底又增加了60億美元—不管是災後理賠還是買股收購,都是很大的資源。

2020Q3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77.06。
PBR≦1.5 → BRK.B=$265.59
PBR≦1.2 → BRK.B=$212.47
PBR≦1.1 → BRK.B=$194.76
2020Q3波克夏每股帳⾯價值成長:7.46%。

2020年8月9日

2020Q2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

久違了,讀者網友們!超慘的第一季財報正逢美股築底後不久,可預期2020第二季財報將會亮眼,尤其伴隨著美股大幅反彈。多等一週後—原預期8/1出爐—波克夏股價也預期性的反彈。

Q2季報,2020/7/30 A股加B股合計發行股數折合成A股1,592,144股,比4/23時減少1.7%。可見波克夏持續回購股票。
Q2波克夏股東權益 393,495m,相對Q1時371,565m,增加21,930m,股東權益單季增加了5.9%。但是,相對2019Q4的424,791m,減少31,296m,這半年減少了7.4%。
我們試算波克夏每股帳面價值:資產負債表-波克夏股東之權益393,495m➗最新發行合計A股股數1,592,144股,得到2020Q2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為$247,148;再➗1,500折算成B股,得到2020Q2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64.77 (這裡用的發行股數採用7/30最新數據,而非季報6/30當時的數字)。相對Q1的$152.91,成長了7.8%。但比高峰2019Q4的$174.28減少了5.5%。
Q2股東權益金額相對Q1增加,但合計發行股數卻減少,因此每股帳面價值肯定大幅增加。

2020Q2約當現金合計146,592m (1,466億美元),相比2020Q1的137,263m,增加了9,329m (93億美元)—波克夏回購和買股的火力又更強大了。
2020Q2持股市值207,454m,相比2020Q1的180,782m,成長了14.8%—拜美股築底反彈之功,尤其是蘋果股票。
2020Q2是有獲利的,BRK.B Q2的EPS=$10.88,蠻不錯!雖然上半年合計是虧損的-$9.67。
稅後淨利26,295m,絕大部分來自於持股市值的增長—因為第一季底的基期太低了—而子公司的經營獲利相對較小的。
特別是「無形資產的修正」,有10.863b之多,主要來自2016年收購精鑄公司( Precision Castparts Corp.)商譽和部分無形姿產所減損的9.8b—COVID-19造成航空業及周遭產業急凍啊!
在第二季度中,大約有51億美元被用於回購波克夏股票,使六個月的回購股票總價值達到67億美元—趁COVID-19疫情,波克夏積極回購股票。相比2019年,2020前6個月多回購了46億美元,回購總價值在財報上達到67.39億美元—應證了巴菲特的話:股價低迷、資金充裕時,回購自家股票是提昇股東價值很有意義的事。
2020年六月底波克夏保險浮存金已增加到1,310億美元的水準,相較2019年底增加了20億美元—不管是災後理賠還是買股收購,都是很大的資源。
解析財報時,我們不可忽視波克夏財報中粗體字的特別警語:「在任何給定季度中,投資損益的數量通常是沒有意義的,它提供的每股淨收益數據可能會給那些幾乎不了解會計規則的投資者造成極大的誤導。」

2020Q2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64.77。
PBR≦1.5 → BRK.B=$247.15
PBR≦1.2 → BRK.B=$197.72
PBR≦1.1 → BRK.B=$181.24
2020Q2波克夏每股帳⾯價值成長:7.8%。

2020年6月9日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分享2 (邱涵能)

波克夏首季就虧損了500億美元?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揭露了第一季的財報,因受COVID-19疫情影響,持股市值大跌,而又受GAAP 新會計準則規定企業財報盈虧須包含未實現損益,形成「第一季共虧損了497.46億美元」的數字。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還從2019Q4的$174.28減少到$152.91,每股減少了$21.37,衰退12.3%。
於是媒體大肆報導:「股神巴菲特的公司波克夏第一季大虧500億美元!」
真是如此不堪嗎?
我在《2020Q1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一文中提到:波克夏這樣的虧損主要來自持股市值的減損」可是「子公司的營運還是有獲利的喔!」
媒體還繼續強調:「股神認栽,出清航空股」
但,美國四大航空公司股票真的讓波克夏「重虧」嗎?
我們的讀者謝老師在「切老的雪球日誌」(還有Facebook「切老滾雪球」) 《買進巴菲特!》文中寫到:「這次賣掉所有航空公司的總市值也只不過60億美元(當年購入大約70∼80億美元),加上過去幾年領到的股息,這些交易的損失沒想像中大,你要是知道巴菲特所擁有的蘋果市值大約有720億美元,你大概就對這個損失無感了。」
時序又過了兩個月。當初波克夏第一季財報是結算到三月底,正是COVID-19疫情股災最慘的時候。美股在這波疫情股災中迅速滑落熊市,又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可能吧)脫離熊市。五、六月了,回頭看,很多股價V型反轉,蘋果就是。所以,我們來算算看,以五月底(最後交易日5/29)波克夏持股的股價漲跌,看看三月底到五月底主要持股市值回升多少,虧損的500億減少了多少—當然這是以持股前九大來計算,並未算到子公司盈虧以及其他的獲利來源。

如第一張圖,2020Q1波克夏持股前九大的市值占了82.58%,有相當的代表性。
三月底到五月底,漲幅前三大分別是:穆迪(MCO),漲26.4%;蘋果(AAPL),漲25.0%;卡夫亨氏(KHC),漲23.2%。富國銀行(WFC)反而是下跌7.8%。
波克夏持股前九大市值合計漲了237.75億美元,是第一季總虧損497.46億美元的48%,也就是說虧損漲回來了近一半。折合波克夏B股每股漲了$9.78,以2020Q1 BRK.B BPS=$152.91算,漲回6.4%—當然,這未計算其他17.42%的持股、子公司盈虧和其他收入的狀況。
透過這個表,我們可以看到:所謂「波克夏首季大虧損」並沒有媒體渲染的那樣嚴重。這是因為:1. 未實現損益列入財報損益,2.首季財報正好結算在股價低點。

再進一步來看,雖然五月底後美國因種族歧視問題示威抗議不斷,但美股竟然一路大漲,蘋果股價還創新高,富國銀行更突破五月底的低點,六月一路大漲。如第三張圖,我們算到6/8收盤價,波克夏持股前九大,相對三月底,有五檔漲幅超過30% 。分別是:1. 卡夫亨氏(KHC),漲37.3%;2.美國銀行(BAC),漲34.4%;3.穆迪(MCO),漲33.2%;4.美國運通(AXP),漲32.8%;5.蘋果(AAPL),漲31.1%。其中,光波克夏持有的蘋果市值就漲回194億美元。因此,波克夏持股前九大市值合計漲回414.5億美元,是首季總虧損497.46億美元的83.3%。虧損漲回來八成多了。
占2020Q1波克夏持股總市值82.6%的前九大股票,公司總虧損到2020/6/8漲回83.3%,那就差不多可以說:波克夏第一季末的未實現虧損,到6月8日幾乎都漲回來了,彌平了公司未實現損益—當然,這還未計算子公司這段期間的盈虧和其他收入的狀況。

「你們要喜樂,要勉力成全,要服從勸勉,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這樣,仁愛與平安的天主,必與你們同在。」(格後13:11)

2020年6月5日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分享1 (邱涵能)

不要對賭美國的未來會更差(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

偷懶,相隔那麼久才寫股東會分享文。若要找出今年波克夏股東會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我會選標題的這句: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不要對賭美國的未來會更差)。
雖然這句是巴菲特老生常談,是他這幾年給股東信和股東會的老梗,卻呼應他「美國順風車」的觀點。別小看,這樣的呼籲可是巴菲特70多年投資生涯的成功關鍵。
今年波克夏股東會受COVID-19疫情的影響,前無古人的只有他和接班副手亞柏(Gregory Abel)兩人參加,無股東在場。股東的意見都由三位記者蒐集,可是當場只有一位記者Becky Quick出席提問,她還是在家視訊提問呢,不在現場。巴菲特似乎是被前無古例的疫情所驚嚇—想當然爾,人類史上最強大的美國,竟成了這波疫情最慘烈的國家。而且COVID-19對高齡長者尤其致命,巴菲特今年90歲了。但是他卻把「年紀太大」冠在孟格身上,他不認為自己年紀太大。哈哈,這為股東們是蠻好的信息。所以,在股東會中,我們知道他出清了航空股。雖然,三月底的投資組合上仍看得到,但四月肯定清倉了。
股東會當時的巴菲特,即使面對疫情何時結束,甚至「告一段落」,仍茫茫無知—他說他對傳染病的了解跟大家一樣,並沒有比較多,也才今年才聽過佛奇(Anthony Fauci)的名字—但是,他還是呼籲 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他還是相信疫情過後,美國依然會大幅成長,再創更美好的未來,股市也是。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也不知道你還相不相信波克夏的未來—肯定很多人不信,因此拋售股票,還大幅「殺低價」地拋售—但是,我是相信的。我也加重了美股的比率。就是可惜沒有很多現金可加碼。當然,我今年春夏也虧損嚴重,尤其三月底、四月初,春夏之交時。然而,我相信美國和全球終會走出疫情,美國終會走回成長軌道,美股終會再創新高,波克夏因著內在價值屢創新高,股價也會後來居上,再度超越大盤。我們拭目以待。

COVID-19疫情使今年復活節慶典特別慘淡,如今耶穌復活後五十天,聖神降臨。聖神降臨節的繼抒詠特別撫慰人心人靈:「天主聖神求祢降臨,從至高的天庭,放射祢的光明。在勞苦中,你是憩息;在酷熱裡,祢是清風;在悲痛時,祢是慰藉。凡是信賴祢的人,求祢扶助,賜與豐富的恩寵,施以慈愛的照顧。求祢賞賜我們修德的能力,賜給我們善終的洪恩,施給我們永福的歡欣。」

2020年5月3日

2020Q1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

波克夏2020年第一季財報剛剛出爐,正如我們所預期的「慘」字。波克夏第一季共虧損了497.46億美元,折算EPS,A股每股虧損3萬多美元,B 股每股虧損$20.44美元。這樣的虧損主要來自持股市值的減損:從資產負債表上看,持股市值從去年底的2,480.27億美元,到3月底的1,807.82億美元,減少672.45億美元, -27%。從損益表上看,投資及衍生合約益損虧了702.75億美元(相較前者,這還包括其他的投資),可是子公司的營運還是有獲利的喔!
波克夏這些虧損多屬於「未實現損益」,所以,波克夏季報上以黑體字提醒我們:任何季報中所給予的未實現投資損益數字是「無意義」的,容易誤導投資大眾。因為波克夏很少賣股。
COVID-19疫情的肆虐造成股市的崩跌,我們都很好奇股神有沒有危機入市,大買特買。查閱波克夏季報中的資產負債表,它第一季的約當現金(包含保險和其他子公司存放的現金、約當現金、美國國債券)合計1,372.63億美元,還比去年底多了92.66億美元—雖然也有子公司獲利和持股公司股利的貢獻—似乎印證了孟格受訪時說的話:「這次我們很保守」。
再看最新發行股數:1,620,023A股,比去年底1,624,958股少了4,935股,也就是第一季波克夏回購了0.3%的股票—沒多買股票,沒多收購公司,卻拿來回購股票?看看巴菲特稍晚怎麼講。
我們從季報中,嘗試算出巴菲特不再揭露的每股帳面價值與其成長(衰退)率:資產負債表-波克夏股東之權益371, 565m➗最新發行A股股數1,620,023股,得到2020Q1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為$229,361,再➗1,500折算成B股,得到2020Q1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52.91,衰退了12.3%。

2020Q1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52.91。
PBR≦1.5 → BRK.B=$229.36
PBR≦1.2 → BRK.B=$183.49
PBR≦1.1 → BRK.B=$168.20
2020第一季波克夏每股帳⾯價值衰退:12.3%。
2020年三月底波克夏保險浮存金已增加到1,300億美元的水準,相較去年底增加了1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