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7日

美股投資遺產繼承互助聯盟

太太老問我:萬一我怎麼了⋯⋯在美國的股票要怎麼樣遺產繼承呢?她英文很爛呀!
大哉問!我跟她講:到時,你可能可以問誰、誰、誰⋯⋯
因此,我想到,在我們的粉絲專頁成立「美股投資遺產繼承互助聯盟」。萬一有粉絲、讀者甚至我自己過世了,我們大夥兒群策群力,一起協助他的家人繼承美股投資的遺產。
對於美股投資(美國券商)研究、分析、介紹最深的是綠角。我曾看過他的部落格關於美國券商遺產繼承的介紹,但我還沒看過真正案例的發生。我想,我們在此先成立這樣的互助聯盟,萬一真的有投資者的家屬需要時,大家一起發揮「三個臭皮匠」的功能,一點一滴地協助。學學半。在助人之中,我們也能多增長這方面的知識。
記得,把這篇文章與粉絲專頁的消息告訴我們的家人,若將來他們真的需要時,可在此尋求幫忙。我們大夥兒都願意以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精神幫忙。
這篇我聯連結到置頂文章內。

2018年6月30日

虧損的上半場,期待逆轉勝利

豐收兩年後,今年2018年,我虧損了⋯⋯
我不用句號,而用「未完成」的刪節號,是因為「今年還沒結束」。而且所謂的虧損絕大部分是「未實現損益」。我沒賣,絕對的損益未定。
正如標題所言,上半年的帳面虧損,期望下半年有機會逆轉勝。再不然,明後年也能大贏回來!
2017年美股、台股收高,大夥喜呵呵!2018年ㄧ月更延續漲勢,那知二月開始的股災讓股價—至少我的持股都如此—一路下挫。我年初一直逢跌買入,也大換股。結果,現金比變得太低,持股帳面價值也一路縮水。我自認為在資產配置上沒有做的很好,也換手太頻繁。看,從2017年底收盤至六月底:
BRK.B 從$198.22,下跌至$186.65,跌幅5.8%。
鴻海從$95.2,下跌至$83.2,跌幅12.6%。
GE從$17.45,下跌至$13.61,跌幅22%。
鴻海,本來預期工業富聯(FII)的上市能帶動它股價的大漲,然後轉換成更高的現金比。然而,事不如人願。現在看起來,需要長期抗戰。
BRK.B 跌,是加碼的好時候。可惜我早已加碼過了,本擬再利用鴻海獲利了結的資金持續加碼,可是鴻海股價不給力。
GE,我抄底的過早、過快—去年底到今年初—以致加碼的資金用盡後,它還跌了30%。將部分股票認賠賣出後,轉換成鴻海的股票。剩餘的,先抱著看看。
京城銀,我抱了兩年,年初賣了絕大部分,轉換成鴻海股票。雖可惜沒有賣在最高點,但兩年來投資報酬率還蠻不錯的。這是一檔我花了很大精神研究的股票,就可惜當初買得不夠多—就像巴菲特說的:我吸吮著我的大拇哥。
展望下半年,會不會突然大熊市來臨讓我虧的更慘?不知道。但《美股價格「相對合理」入市時機浮現?》(註1) 一文讓我發現:現在美股的本益比沒有高的離譜;而且股價愈跌,本益比反而顯得更低。所以,持續和緩地下跌是有可能的;但是,要猛烈地崩跌入大熊市,不太可能。畢竟,凡有泡沫才會破裂。吹得愈大的泡沫,爆得愈狂烈。既然,大牛市末段還沒有進入瘋狂的飆漲期,就還不會出現跳水式的大崩盤。所以,手握好股的我,短期間雖然看不到大獲利了結的機會,但也不致於跌入萬劫不復之地。還有,要說明ㄧ點:我的BRK.B 不會獲利了結喔!
世足賽正火烈,我也期待,在暫時落後的上半場後,能迎來逆轉的勝利。

註1:聯合報2018/6/13財經觀點,富達國際投資解決方案開發主管大衛.巴可(David Buckle):《美股價格「相對合理」入市時機浮現?》。

2018年6月7日

期待明天工業富聯(FII)的上市

自從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工業富聯,FII)上市IPO審查通過之後,我就加碼了鴻海的股票,並在2018/3/27寫了《抽籤FII ?買鴻海!》一文。畢竟,身處台灣,FII的股票抽籤和買賣,不是那麼容易做到。再者,母以子貴,FII上市IPO後,若股價狂飆(證諸往例,IPO的股價必會狂飆),母公司受到飆股氣氛和帳面價值增長的影響,也必會跟漲。
但是,FII的上市,2018/1/31鴻海臨時股東會通過,2/1申請,3/8中國信託證監會「火速」通過,然後就進入新聞的緘默期⋯⋯漫長的緘默期。終於,五月底進入上市抽籤;終於,公布6/8上市;終於,等到鴻海股價反彈⋯⋯我可是被「套」了兩個多月!今天6/7鴻海收盤價$91.2,終於解套了!
期待明天工業富聯(FII)的上市!期待它也能仿效之前IPO的藥明康德,股價連16天漲停(股價漲4.5倍),帶動母公司鴻海的股價一路飆漲(鴻海漲幅應該會小很多)。
雖然,工業富聯(FII)掛牌價的本益比相對陸股偏低,卻是一個可以先蹲後跳的機會。另外,鴻海董事會決議公司減資,這事還待6/22的股東會通過。鴻海6/22股東會當天,是工業富聯(FII)上市的第十天。我猜,鴻海減資的「利多」,可能還會助漲工業富聯(FII)的股價飆一段日子。讓我們拭目以待。
股價狂飆過後,股票是抱是賣?我想都可以。畢竟,鴻海母公司手握工業富聯(FII)84.8%的股權,有三年的閉鎖期,母子公司的高層必會小心經營。鴻海減資將會拉高未來的EPS,也促漲其PER,最後一起拉高股價,鴻海股東還是有更好的未來。最後,鴻海這些年布局的機器人、AI、互聯網和雲端等,逐步要收成了,這也是促漲未來鴻海股價的因素。所以,即使期待的鴻海股價飆漲未發生,鴻海後續的利多還是不會讓我們太失望。

PS. 再次政策宣導:我並沒有推薦任何人買進、賣出鴻海股票!我只是表達自己當下的想法和做法,等待時間驗證。除了BRK.B 外,我不推薦買進任何股票。任何投資人該自己心有定見,能夠分析企業,做出自己的投資決策。千萬不要問我:何時該買、該賣鴻海股票。而且,任何投資都有風險在,投資人該仔細評估,自己承擔後果。

2018年5月11日

2018波克夏股東會後省思2 為何用本淨比(PBR)來評估波克夏的買進價值

有位會計師股東提問,透過現場的記者轉達:為什麼在波克夏,損益表不能告訴股東公司真實的價值,畢竟波克夏持股的股票,價格上漲股東的財富就跟著增加,下跌就跟著減少了啊?
這位會計師的疑惑正是「絕大部分」投資人的觀念:我們投資買股票,股價上漲我們的財富就跟著增加了啊!股價下跌我們的財富肯定也就跟著減少了啊!所以,持股價漲,股民們歡天喜地;持股價跌,股民們哀聲嘆氣。
但是,老師巴菲特說,我們的持股是要「長長久久」。所以,一個季度損益表的盈虧如何說明出公司的長久競爭力與獲利?
巴菲特主義投資是要以公司擁有者(事業主)的身份去看投資:如果你擁有的公司長期持續獲利,你就賺錢;如果你搭了一艘不斷滲水的船,與其去補洞修船,不如換一艘吧!
季度損益表無法反應出公司長期獲利的情形。而公司的長期競爭力,更不會因ㄧ兩個季度的虧損或獲利不佳而消失。相反的,持續幾個季度甚至兩三年的高獲利,也不代表這個公司具有「耐久性」的競爭力。舉例來說,台股的宏達電。它曾是台股股王,獲利曾是台股第一,金融海嘯後曾經迅速爬起,還創造更高的獲利。它自創品牌,htc,曾經是台灣企業的驕傲、台股公司的標竿。當時的投資人誰想得到今日?昔日的驕傲和榮光,如今卻消失無蹤,ㄧ文不值,甚至成為「抱上又抱下」股東們心中的痛!
波克夏2018第一季度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上股東權益的虧損,並不能說明什麼?只因這一季股價的下跌,持股市值的下降,影響新會計準則下損益表的虧損,又簿記在資產負債表上股東權益的減少。但是,波克夏子公司的獲利,相較去年同期反而是增加的。所以,從波克夏季度的損益表真的看不出它未來的競爭力,唯有透過資產負債表上的股東權益—每股帳面價值—來評估。但這樣的評估方法,受到美國新會計準則的影響,會被持股市值的波動影響。雖然,我們還是要看波克夏每個季度每股帳面價值(BPS)的增減。但是,也不用再因個別季度每股帳面價值(BPS)的大增或減少,而情緒起伏。我們唯有放眼長期,才能看出波克夏每股內在價值增減的端倪。

2018年5月9日

2018波克夏股東會後省思1 時間是優秀公司的好朋友

股東大會開始前第一季財報出爐,竟然每股帳面價值(BPS)減少!我還想巴菲特待會兒怎麼解釋?結果,他先輕描淡寫地亮了一下財報,接下來反而是拿起1942年的報紙來,講他童年第一次的投資與失敗,這個故事在《雪球-巴菲特傳》一書就講過了。再接下來,他亮出了一個數字—1萬美元—要大家想像一下:如果把這筆錢投資股市,今天會值多少錢?我的想像力比較差,所以當巴菲特再亮出5,100萬美元的數字時,我也嚇了一跳!
我認為,這一段是整個股東大會最精華之處。
其實,巴菲特之前不管在給股東信、股東大會或專訪裡就不斷強調:長期投資美國股市將獲利匪淺。然而,大夥總是聽過就拋在腦後。現在,正逢大牛市末段,波動激烈,波克夏又出現每股帳面價值(BPS)減少的利空因素,老師巴菲特博引歷史說明,更開悟人心。
「牠只是個停在水塘上的鴨子,牠什麼也沒做就漂浮地更高,只因為水塘的水多了、漲起來了。」巴菲特曾經講過的這個寓言,再度印證股東會中他的話:投資很簡單,你只要投資美國這個資本主義完善的國家;你只要投資「具生產力」的東西—買進股票就是買進具生產力公司的部分權利;你只要投資大盤指數基金(S&P 500)而不用花腦筋選股;你只要閉起眼睛不看股價漲跌,摀起耳朵不聽市場雜音;你只要相信美國經濟會愈來愈好而不賣出持股,你就能與美國經濟共成長,獲利匪淺!
時間是優秀者的朋友,平庸者的敵人。美國建國兩百多年,擁有資本主義完善的法律制度與經濟特質,不斷陶汰不再具競爭力的公司,留下有效生產力的公司。不管經歷大蕭條、二戰、石油危機和幾次政經危機,美國經濟持續成長。這些條件造就今日的股神巴菲特和他的公司波克夏。其實,我們小股民真的不用再挑三撿四,不用再預期牛熊市、股價漲落,只要擁抱優秀公司的股票,長長久久,時間自會給你豐盛的收穫。
股市漲跌又如何?波克夏漲跌又如何?季報出來小虧損又如何?只要我們確定買得是絕對優秀的公司,買進的價格夠低夠合理,時間自會讓好公司給我們優渥的報償—其實這些話是寫給我自己看的,我在想,或許將來有一天我會發現:採用持有波克夏進可攻、退可守投資策略的我,投資報酬率會輸給我忠實的讀者、波克夏忠實的股東,那只買波克夏股票,全資擁有,不再買出的讀者股東。舉例來說,像蔡育靜。呵呵!
巴菲特也特別強調,買進股票長期高獲利的條件:1. 具生產力的好公司。黃金不具生產力。2. 經過時間考驗的好公司。例如,表面上他雖說錯過投資Amazon。但是,他也補充說不會投資未經時間考驗的公司。所以,才誇獎Amazon 創辦人「太天才」了!3. 投資美股。他不太相信別的國家擁有足夠的法律制度去保護股市投資,擁有足夠完善的文化去支持公司經營。
正如我書ㄧ再強調的,讓我們互勉:投資是與贏家共創價值!緊抱波克夏股票,讓股神二老的智慧和波克夏的文化資產,為我們的未來持續創造價值。

2018年5月6日

2018Q1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格

2018第一季財報出來,竟然比2017年底每股帳面價值減少,連我也嚇一跳!BRK.B的BPS從$141.17減少到$140.79。
但波克夏公司的說明:源自2018年起採用新會計準則(GAAP),將波克夏投資組合的「未實現損益」列入資產負債表上,因此影響到每股帳面價值(BPS)。
粉絲們也知道:今年以來,自一月股價站上高點後就一路下跌。這就影響波克夏投資組合的市值,更因新會計準則而影響到每股帳面價值(BPS)。
川普總統稅改讓波克夏每股帳面價值(BPS)的波動更大。但請注意巴菲特在股東大會上的說法:因新會計準則,市場價格的波動影響到波克夏帳面價值的波動。但是波克夏的「內在價值」只有愈來愈增長,並與帳面價值相離更遠,甚至在此時被低估了。
我總結巴菲特的解說:投資波克夏,請專注它的生產力,忘掉股價帶來的波動!

2018 Q1 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格
2018 Q1 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211,184
2018 Q1 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40.79
買進評估:B股買進價
PBR≦1.5 波克夏合理價格→可以買進:$211.18
PBR≦1.2 價格遠低於內在價值→積極買進:$168.95
PBR≦1.1 價格遠低於保守估計內在價值→⽤力買進:$154.87
 
 

2018年4月30日

本週末是我們波克夏的股東會

美中時間2018/5/5 9:15 AM Q&A,大約是台北時間5/5 10:15 PM。股東和粉絲朋友們,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現場直播。
牛熊市交接時刻,投資朋友們都期待股神怎麼說。當然,為我們則是複習巴菲特主義價值投資學。我想,今年股東會的亮點,除了巴菲特為什麼清倉IBM和GE,又大舉重倉Apple外;應該就是兩位新任副董事長亞柏(Abel)和簡恩(Jain),是否會坐上主持台回答股東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