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1日

買波克夏好,還是買S&P 500的ETF好?

這個問題首先看個人喜好:你喜歡波克夏單一公司(BRK.B),你就買它;你喜歡買美股大盤指數基金分散風險,你就買SPY ( SPDT S&P 500 ETF)或VOO ( Vanguard S&P 500 ETF) ,後者還是巴菲特推薦一般散戶投資人買的指數型基金—「如果不當波克夏股東的話」。若投資人無法對這兩項深入瞭解分析,又想投資美股參與美國經濟成長時,二者就隨意隨興挑一個,無可無不可。
但若想仔細比較、深入分析,我們試試看:

首先,我們比較BRK.B和SPY (或VOO)的股價報酬率。這樣的比較對投資人的實際投資損益比較確實。
我們比較的標準是「股價的年複報酬率」。我們以15年、10年和5年的股價週期分別比較,所以比較起始年度分別為2003年、2008年和2013年,股價資料來自Yahoo Finance的K線圖,並以昨日(2018/9/19)的收盤價為比較基礎—畢竟我們是比較到「現在」嘛—來比較這一段時間誰的「股價年複報酬率」高。今年到9/19已經262日,我們折算為0.72年,故以比較起始日到2018/9/19基準日收盤價的成長倍數,去開15.72、10.72、5.72年的根號求出年複成長率。如表「BRK.B和S&P 500 ETF 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
我們從表中看到:15.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4.97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10.7%;勝過SPY的3.38倍成長和8.1%股價年複報酬率。VOO則沒有資料。所以,15.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完勝S&P 500 ETF!
10.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2.43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8.6%;勝過SPY的2.12倍成長和7.3%股價年複報酬率。VOO還是沒有資料。又因此,10.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又完勝S&P 500 ETF!
5.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2.28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15.5%;勝過SPY的1.95倍成長和12.3%股價年複報酬率;又勝過VOO的1.99倍成長和12.7%股價年複報酬率。5.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還是完勝S&P 500 ETF!
就股價報酬率的比較,不管是15年、10年和5年的股價週期,BRK.B都完勝S&P 500 ETF!

其次,我們看看15年、10年和5年期間,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的年複成長率,並與SPY和VOO的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看看。
我們波克夏參照成長的基準是2017年底的BPS,這是美國還未採用新會計準則(GAAP)—2018年起—將波克夏投資組合的「未實現損益」列入資產負債表,而影響到新的BPS前。所以,比較的起始年我們採用2002、2007和2012年底的BPS。如表「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年複成長率計算」。
表中,波克夏(BRK.B) 15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1.4%,打敗SPY股價在1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8.1%。
波克夏(BRK.B) 10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0.5%,打敗SPY股價在10.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7.3%。
波克夏(BRK.B) 5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3.1%,打敗SPY股價在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12.3%,也打敗VOO股價在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12.7%
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的年複成長率,竟然完勝S&P 500 ETF股價的年複報酬率!

就量化的比較,波克夏都完勝S&P 500 ETF。質化的比較呢?因此,第三我們要來探討波克夏和S&P 500 ETF所蘊含的內在價值誰高?
談到「內在價值」,巴菲特說:「評估投資項目及事業是否具有相對的吸引力,內在價值是唯一合理的考量。」又說:「內在價值是企業在其剩餘壽命中所能產生的現金,經過折現後的現價。它無法精確計算,只能大概預估。」(書p.44)
波克夏的內在價值有哪些?我寫的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p.51~53有詳述巴菲特2010年度給股東信上描述的:
第一,波克夏擁有的股票、債券、約當現金和保險浮存金。尤其是「保險浮存金」在波克夏的會計帳目上是被視作「負債」,而非淨資產,可是卻是波克夏「強本收購」(書p.197,199)和「危機入市」(書p.39~41)的本錢。
第二,波克夏非保險業子公司的盈利。這包括在金融風暴和不景氣時,不受影響仍能源源不絕獲利的鐵路子公司BNSF和能源電力子公司BHE。
第三,波克夏的經營優勢,包括稱職的經理人、不受限的資金分配和業主思維企業文化。這都是帳面價值上看不到的豐厚內在價值!
當然,S&P 500 蒐羅了美國前500大優秀公司,還可以不斷汰舊換新,補足新戰力,內在價值也常被低估。
巴菲特也說:「內在價值數字因各人認知而有所不同。」S&P 500 和波克夏內在價值誰高?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從巴菲特所羅列波克夏內在價值三大關鍵支柱來看,它的帳面價值確實遠遠低於內在價值。相對而言,波克夏的股價也ㄧ直被低估。若反過來說,就是波克夏股價蘊含許多上漲的空間,尤是巴菲特他們正當想要回購股票時。

最後,投資單一公司波克夏比投資美股大盤指數基金的風險大嗎?
霍華·馬克斯定義「風險」是:「風險意味著發生結果的不確定性,還有當不利情況發生時,出現虧損的可能性。」
投資必有風險,所以投資要學習控制風險。巴菲特挑選公司時,都挑那些10年、20年,甚至幾十年後「不太會改變產品與服務」的公司,也就是生產民生必需品或服務的公司。這些公司能夠源源不絕地產出現金,並且可以抗景氣衰退。波克夏或是部分擁有這樣的股票,或是全資擁有這樣的子公司,面對金融危機和景氣低迷都不怕,還有充足的資金危機入市、擴張事業版圖。這樣「結果的不確定性」風險不夠低嗎?
反之,S&P 500 的500大公司裡面,不乏產品與服務變化多端、日新月異的科技產業。「結果的不確定性」的風險還比較高。
不過S&P 500 ETF包含了美國前500大公司的股票,多元化的產業可以分散風險,「當不利情況發生時,出現虧損的可能性」會比較低。
可是波克夏不也一樣嗎?波克夏的子公司巴菲特將它們分成四大類:保險業、受監管且資本密集事業、製造服務與零售業、金融及金融產品。這其中包括了財星五百大公司中的八家半了(書p.202)。波克夏子公司和投資組合的多元性,巴菲特幫它們講話了:「當你靜心探究波克夏時,就能看透美國各種產業。」(書p.214)這不夠分散風險嗎?
買波克夏好,還是買S&P 500的ETF好?這個問題雖然經我詳細分析了,但買哪個,看倌:你還是依你的喜好決定吧^_^

BRK.B和S&P 500 ETF 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
BRK.B
SPY
VOO
2018/9/19 收盤價
    $220.95
    $291.25
    $267.60
2003年初股價*
    $44.48
    $86.06
    ?
15.72年股價倍數
    4.97x
    3.38
    ?
15.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10.7%
    8.1%
    ?
2008年初股價*
    $91
    $137.37
    ?
10.72年股價倍數
    2.43x
    2.12x
    ?
10.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8.6%
    7.3%
    ?
2013年初股價*
    $96.93
    $149.70
    $134.72
5.72年股價倍數
    2.28x
    1.95x
    1.99x
5.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15.5%
    12.3%
    12.7%
*2003, 2008, 2013年初股價參考自 Yahoo Finance

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年複成長率計算
2017年年底BPS
    BRK.A BPS $211,750
    BRK.B BPS* $141.17
15年年成長率(2002年年底BPS)
    BRK.A BPS $41.727
    BRK.B BPS* $27.82
    成長倍數:5.07x
    BPS年複成長率:11.4%
10年年成長率(2007年年底BPS)
    BRK.A BPS $78,008
    BRK.B BPS* $52.01
    成長倍數:2.71x
    BPS年複成長率:10.5%
5年年成長率(2012年年底BPS)
    BRK.A BPS $114,214
    BRK.B BPS* $76.14
    成長倍數:1.85x
    BPS年複成長率:13.1%
*BRK.B的BPS 由BRK.A的BPS 除以1,500 得之

2018年9月19日

出版三年,我書還沒黃牛

《買進巴菲特,穩賺18%》2015年9月18 出版。出版後第一個美股交易日為9月21日,以當日收盤價130.98美元來買進 BRK.B。
如今又過三年了!2018年9月18日 BRK.B 收盤價218.3美元。折算三年下來 BRK.B 的總報酬率為66.7%,年複報酬率為18.6%。我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目前還沒黃牛!買進 BRK.B 又再度打敗18%了,而且是複利率的18%喔!感謝巴菲特和孟格!感謝波克夏公司!

PS. 2015年9月21日BRK.B 的收盤價130.98美元,並不是我書出版後的最低價。書出版後的最低收盤價在2016年1月25日出現:126.13美元。最低價在2016年2月3日:123.55美元。

2018年8月24日

Firstrade開啟「零傭金交易時代」

第一證券(Firstrade) email 通知:「零傭金交易時代」。也就是說,以後在他們券商買賣股票和基金都免傭金(原先6.95美元和4.95美元的交易手續費)。
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們不收傭金怎麼活下去?朋友去問,他們客服回答:「我們有其他收入來源,請放心使用我們的服務。」
再查SIPC(美國證券投資人保護組織),第一證券(Firstrade)依舊還是會員,連他們的交割公司Apex也還是會員!
而美國的資本主義相當完善,證券交易相當有保障!換個話說,如果美國政府都無法保障美股投資者的資產安全了,全世界也沒有任何政府、組織可以保障啊!所以,資產安全應該沒有問題。
我們就享受「零交易手續費」的優惠罷!但是,最好是「用心於不交易」,減少買賣交易的次數,與偉大的公司共享價值成長的果實。
補充一下,年初我曾公告:今年(2018)起,我不再給予任何券商開戶的推薦,也不再提供任何交易買賣的諮詢。而第一證券(Firstrade) 開啟「零傭金交易時代」,正好也告訴大家:我們不再需要他人的推薦開戶,因為沒有任何優惠比得上「零交易手續費」的優惠。

PS. 第一證券(Firstrade)的聲明內文:「我們很高興地宣布:從今天開始,我們免除所有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s)、期權和共同基金的交易傭金。第一證券的客戶現在可以自由地進行免傭金交易,無時間與交易數量的限制,也沒有帳戶最低資金要求。」

2018年8月4日

2018 Q2 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格

2018 Q2 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格
2018 Q2 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217,677
2018 Q2 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45.12
買進評估:B股買進價
PBR≦1.5 波克夏合理價格→可以買進:$217.68
PBR≦1.2 價格遠低於內在價值→積極買進:$174.14
PBR≦1.1 價格遠低於保守估計內在價值→⽤力買進:$159.63

自2017年底,半年波克夏每股帳⾯價值成長2.8%:自$141.17,成長到$145.12 (B股)。距離一年要成長8% (半年要成長4%) 還有段距離,波克夏下半年要加油了!
波克夏已公布要提高回購自家股票的標準*,所以原來回購標準 PBR≦1.2 (回購價格→$174.14) 可能嫌低了。預期他們可能提高回購股票標準至:
PBR≦1.3 回購價格→$188.65;
PBR≦1.4 回購價格→$203.17;
甚至 PBR≦1.5 回購價格→$217.68。
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PS. 波克夏董事會授權巴菲特和孟格可「隨時回購股票」,只要他們「認為每股股價相對內在價值被低估」。這樣的說法無異宣告「提高」回購股票的標準 (不再低於PBR=1.2的回購標準)。

2018年7月7日

美股投資遺產繼承互助聯盟

太太老問我:萬一我怎麼了⋯⋯在美國的股票要怎麼樣遺產繼承呢?她英文很爛呀!
大哉問!我跟她講:到時,你可能可以問誰、誰、誰⋯⋯
因此,我想到,在我們的粉絲專頁成立「美股投資遺產繼承互助聯盟」。萬一有粉絲、讀者甚至我自己過世了,我們大夥兒群策群力,一起協助他的家人繼承美股投資的遺產。
對於美股投資(美國券商)研究、分析、介紹最深的是綠角。我曾看過他的部落格關於美國券商遺產繼承的介紹,但我還沒看過真正案例的發生。我想,我們在此先成立這樣的互助聯盟,萬一真的有投資者的家屬需要時,大家一起發揮「三個臭皮匠」的功能,一點一滴地協助。學學半。在助人之中,我們也能多增長這方面的知識。
記得,把這篇文章與粉絲專頁的消息告訴我們的家人,若將來他們真的需要時,可在此尋求幫忙。我們大夥兒都願意以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精神幫忙。
這篇我聯連結到置頂文章內。

2018年6月30日

虧損的上半場,期待逆轉勝利

豐收兩年後,今年2018年,我虧損了⋯⋯
我不用句號,而用「未完成」的刪節號,是因為「今年還沒結束」。而且所謂的虧損絕大部分是「未實現損益」。我沒賣,絕對的損益未定。
正如標題所言,上半年的帳面虧損,期望下半年有機會逆轉勝。再不然,明後年也能大贏回來!
2017年美股、台股收高,大夥喜呵呵!2018年ㄧ月更延續漲勢,那知二月開始的股災讓股價—至少我的持股都如此—一路下挫。我年初一直逢跌買入,也大換股。結果,現金比變得太低,持股帳面價值也一路縮水。我自認為在資產配置上沒有做的很好,也換手太頻繁。看,從2017年底收盤至六月底:
BRK.B 從$198.22,下跌至$186.65,跌幅5.8%。
鴻海從$95.2,下跌至$83.2,跌幅12.6%。
GE從$17.45,下跌至$13.61,跌幅22%。
鴻海,本來預期工業富聯(FII)的上市能帶動它股價的大漲,然後轉換成更高的現金比。然而,事不如人願。現在看起來,需要長期抗戰。
BRK.B 跌,是加碼的好時候。可惜我早已加碼過了,本擬再利用鴻海獲利了結的資金持續加碼,可是鴻海股價不給力。
GE,我抄底的過早、過快—去年底到今年初—以致加碼的資金用盡後,它還跌了30%。將部分股票認賠賣出後,轉換成鴻海的股票。剩餘的,先抱著看看。
京城銀,我抱了兩年,年初賣了絕大部分,轉換成鴻海股票。雖可惜沒有賣在最高點,但兩年來投資報酬率還蠻不錯的。這是一檔我花了很大精神研究的股票,就可惜當初買得不夠多—就像巴菲特說的:我吸吮著我的大拇哥。
展望下半年,會不會突然大熊市來臨讓我虧的更慘?不知道。但《美股價格「相對合理」入市時機浮現?》(註1) 一文讓我發現:現在美股的本益比沒有高的離譜;而且股價愈跌,本益比反而顯得更低。所以,持續和緩地下跌是有可能的;但是,要猛烈地崩跌入大熊市,不太可能。畢竟,凡有泡沫才會破裂。吹得愈大的泡沫,爆得愈狂烈。既然,大牛市末段還沒有進入瘋狂的飆漲期,就還不會出現跳水式的大崩盤。所以,手握好股的我,短期間雖然看不到大獲利了結的機會,但也不致於跌入萬劫不復之地。還有,要說明ㄧ點:我的BRK.B 不會獲利了結喔!
世足賽正火烈,我也期待,在暫時落後的上半場後,能迎來逆轉的勝利。

註1:聯合報2018/6/13財經觀點,富達國際投資解決方案開發主管大衛.巴可(David Buckle):《美股價格「相對合理」入市時機浮現?》。

2018年6月7日

期待明天工業富聯(FII)的上市

自從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工業富聯,FII)上市IPO審查通過之後,我就加碼了鴻海的股票,並在2018/3/27寫了《抽籤FII ?買鴻海!》一文。畢竟,身處台灣,FII的股票抽籤和買賣,不是那麼容易做到。再者,母以子貴,FII上市IPO後,若股價狂飆(證諸往例,IPO的股價必會狂飆),母公司受到飆股氣氛和帳面價值增長的影響,也必會跟漲。
但是,FII的上市,2018/1/31鴻海臨時股東會通過,2/1申請,3/8中國信託證監會「火速」通過,然後就進入新聞的緘默期⋯⋯漫長的緘默期。終於,五月底進入上市抽籤;終於,公布6/8上市;終於,等到鴻海股價反彈⋯⋯我可是被「套」了兩個多月!今天6/7鴻海收盤價$91.2,終於解套了!
期待明天工業富聯(FII)的上市!期待它也能仿效之前IPO的藥明康德,股價連16天漲停(股價漲4.5倍),帶動母公司鴻海的股價一路飆漲(鴻海漲幅應該會小很多)。
雖然,工業富聯(FII)掛牌價的本益比相對陸股偏低,卻是一個可以先蹲後跳的機會。另外,鴻海董事會決議公司減資,這事還待6/22的股東會通過。鴻海6/22股東會當天,是工業富聯(FII)上市的第十天。我猜,鴻海減資的「利多」,可能還會助漲工業富聯(FII)的股價飆一段日子。讓我們拭目以待。
股價狂飆過後,股票是抱是賣?我想都可以。畢竟,鴻海母公司手握工業富聯(FII)84.8%的股權,有三年的閉鎖期,母子公司的高層必會小心經營。鴻海減資將會拉高未來的EPS,也促漲其PER,最後一起拉高股價,鴻海股東還是有更好的未來。最後,鴻海這些年布局的機器人、AI、互聯網和雲端等,逐步要收成了,這也是促漲未來鴻海股價的因素。所以,即使期待的鴻海股價飆漲未發生,鴻海後續的利多還是不會讓我們太失望。

PS. 再次政策宣導:我並沒有推薦任何人買進、賣出鴻海股票!我只是表達自己當下的想法和做法,等待時間驗證。除了BRK.B 外,我不推薦買進任何股票。任何投資人該自己心有定見,能夠分析企業,做出自己的投資決策。千萬不要問我:何時該買、該賣鴻海股票。而且,任何投資都有風險在,投資人該仔細評估,自己承擔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