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9日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分享2 (邱涵能)

波克夏首季就虧損了500億美元?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揭露了第一季的財報,因受COVID-19疫情影響,持股市值大跌,而又受GAAP 新會計準則規定企業財報盈虧須包含未實現損益,形成「第一季共虧損了497.46億美元」的數字。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還從2019Q4的$174.28減少到$152.91,每股減少了$21.37,衰退12.3%。
於是媒體大肆報導:「股神巴菲特的公司波克夏第一季大虧500億美元!」
真是如此不堪嗎?
我在《2020Q1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一文中提到:波克夏這樣的虧損主要來自持股市值的減損」可是「子公司的營運還是有獲利的喔!」
媒體還繼續強調:「股神認栽,出清航空股」
但,美國四大航空公司股票真的讓波克夏「重虧」嗎?
我們的讀者謝老師在「切老的雪球日誌」(還有Facebook「切老滾雪球」) 《買進巴菲特!》文中寫到:「這次賣掉所有航空公司的總市值也只不過60億美元(當年購入大約70∼80億美元),加上過去幾年領到的股息,這些交易的損失沒想像中大,你要是知道巴菲特所擁有的蘋果市值大約有720億美元,你大概就對這個損失無感了。」
時序又過了兩個月。當初波克夏第一季財報是結算到三月底,正是COVID-19疫情股災最慘的時候。美股在這波疫情股災中迅速滑落熊市,又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可能吧)脫離熊市。五、六月了,回頭看,很多股價V型反轉,蘋果就是。所以,我們來算算看,以五月底(最後交易日5/29)波克夏持股的股價漲跌,看看三月底到五月底主要持股市值回升多少,虧損的500億減少了多少—當然這是以持股前九大來計算,並未算到子公司盈虧以及其他的獲利來源。

如第一張圖,2020Q1波克夏持股前九大的市值占了82.58%,有相當的代表性。
三月底到五月底,漲幅前三大分別是:穆迪(MCO),漲26.4%;蘋果(AAPL),漲25.0%;卡夫亨氏(KHC),漲23.2%。富國銀行(WFC)反而是下跌7.8%。
波克夏持股前九大市值合計漲了237.75億美元,是第一季總虧損497.46億美元的48%,也就是說虧損漲回來了近一半。折合波克夏B股每股漲了$9.78,以2020Q1 BRK.B BPS=$152.91算,漲回6.4%—當然,這未計算其他17.42%的持股、子公司盈虧和其他收入的狀況。
透過這個表,我們可以看到:所謂「波克夏首季大虧損」並沒有媒體渲染的那樣嚴重。這是因為:1. 未實現損益列入財報損益,2.首季財報正好結算在股價低點。

再進一步來看,雖然五月底後美國因種族歧視問題示威抗議不斷,但美股竟然一路大漲,蘋果股價還創新高,富國銀行更突破五月底的低點,六月一路大漲。如第三張圖,我們算到6/8收盤價,波克夏持股前九大,相對三月底,有五檔漲幅超過30% 。分別是:1. 卡夫亨氏(KHC),漲37.3%;2.美國銀行(BAC),漲34.4%;3.穆迪(MCO),漲33.2%;4.美國運通(AXP),漲32.8%;5.蘋果(AAPL),漲31.1%。其中,光波克夏持有的蘋果市值就漲回194億美元。因此,波克夏持股前九大市值合計漲回414.5億美元,是首季總虧損497.46億美元的83.3%。虧損漲回來八成多了。
占2020Q1波克夏持股總市值82.6%的前九大股票,公司總虧損到2020/6/8漲回83.3%,那就差不多可以說:波克夏第一季末的未實現虧損,到6月8日幾乎都漲回來了,彌平了公司未實現損益—當然,這還未計算子公司這段期間的盈虧和其他收入的狀況。

「你們要喜樂,要勉力成全,要服從勸勉,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這樣,仁愛與平安的天主,必與你們同在。」(格後13:11)

2020年6月5日

波克夏2020年股東會分享1 (邱涵能)

不要對賭美國的未來會更差(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

偷懶,相隔那麼久才寫股東會分享文。若要找出今年波克夏股東會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我會選標題的這句: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不要對賭美國的未來會更差)。
雖然這句是巴菲特老生常談,是他這幾年給股東信和股東會的老梗,卻呼應他「美國順風車」的觀點。別小看,這樣的呼籲可是巴菲特70多年投資生涯的成功關鍵。
今年波克夏股東會受COVID-19疫情的影響,前無古人的只有他和接班副手亞柏(Gregory Abel)兩人參加,無股東在場。股東的意見都由三位記者蒐集,可是當場只有一位記者Becky Quick出席提問,她還是在家視訊提問呢,不在現場。巴菲特似乎是被前無古例的疫情所驚嚇—想當然爾,人類史上最強大的美國,竟成了這波疫情最慘烈的國家。而且COVID-19對高齡長者尤其致命,巴菲特今年90歲了。但是他卻把「年紀太大」冠在孟格身上,他不認為自己年紀太大。哈哈,這為股東們是蠻好的信息。所以,在股東會中,我們知道他出清了航空股。雖然,三月底的投資組合上仍看得到,但四月肯定清倉了。
股東會當時的巴菲特,即使面對疫情何時結束,甚至「告一段落」,仍茫茫無知—他說他對傳染病的了解跟大家一樣,並沒有比較多,也才今年才聽過佛奇(Anthony Fauci)的名字—但是,他還是呼籲 Never bet against America,他還是相信疫情過後,美國依然會大幅成長,再創更美好的未來,股市也是。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也不知道你還相不相信波克夏的未來—肯定很多人不信,因此拋售股票,還大幅「殺低價」地拋售—但是,我是相信的。我也加重了美股的比率。就是可惜沒有很多現金可加碼。當然,我今年春夏也虧損嚴重,尤其三月底、四月初,春夏之交時。然而,我相信美國和全球終會走出疫情,美國終會走回成長軌道,美股終會再創新高,波克夏因著內在價值屢創新高,股價也會後來居上,再度超越大盤。我們拭目以待。

COVID-19疫情使今年復活節慶典特別慘淡,如今耶穌復活後五十天,聖神降臨。聖神降臨節的繼抒詠特別撫慰人心人靈:「天主聖神求祢降臨,從至高的天庭,放射祢的光明。在勞苦中,你是憩息;在酷熱裡,祢是清風;在悲痛時,祢是慰藉。凡是信賴祢的人,求祢扶助,賜與豐富的恩寵,施以慈愛的照顧。求祢賞賜我們修德的能力,賜給我們善終的洪恩,施給我們永福的歡欣。」

2020年5月3日

2020Q1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

波克夏2020年第一季財報剛剛出爐,正如我們所預期的「慘」字。波克夏第一季共虧損了497.46億美元,折算EPS,A股每股虧損3萬多美元,B 股每股虧損$20.44美元。這樣的虧損主要來自持股市值的減損:從資產負債表上看,持股市值從去年底的2,480.27億美元,到3月底的1,807.82億美元,減少672.45億美元, -27%。從損益表上看,投資及衍生合約益損虧了702.75億美元(相較前者,這還包括其他的投資),可是子公司的營運還是有獲利的喔!
波克夏這些虧損多屬於「未實現損益」,所以,波克夏季報上以黑體字提醒我們:任何季報中所給予的未實現投資損益數字是「無意義」的,容易誤導投資大眾。因為波克夏很少賣股。
COVID-19疫情的肆虐造成股市的崩跌,我們都很好奇股神有沒有危機入市,大買特買。查閱波克夏季報中的資產負債表,它第一季的約當現金(包含保險和其他子公司存放的現金、約當現金、美國國債券)合計1,372.63億美元,還比去年底多了92.66億美元—雖然也有子公司獲利和持股公司股利的貢獻—似乎印證了孟格受訪時說的話:「這次我們很保守」。
再看最新發行股數:1,620,023A股,比去年底1,624,958股少了4,935股,也就是第一季波克夏回購了0.3%的股票—沒多買股票,沒多收購公司,卻拿來回購股票?看看巴菲特稍晚怎麼講。
我們從季報中,嘗試算出巴菲特不再揭露的每股帳面價值與其成長(衰退)率:資產負債表-波克夏股東之權益371, 565m➗最新發行A股股數1,620,023股,得到2020Q1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為$229,361,再➗1,500折算成B股,得到2020Q1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52.91,衰退了12.3%。

2020Q1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52.91。
PBR≦1.5 → BRK.B=$229.36
PBR≦1.2 → BRK.B=$183.49
PBR≦1.1 → BRK.B=$168.20
2020第一季波克夏每股帳⾯價值衰退:12.3%。
2020年三月底波克夏保險浮存金已增加到1,300億美元的水準,相較去年底增加了10億美元。

2020年4月5日

巴菲特2019年度信閱讀分享3 (邱涵能)

波克夏股東的監護人

巴菲特今年信中特別提到董事會,並稱他們為我們股東的「監護人」—真是特別的名詞。巴菲特叮嚀股東不需為波克夏的未來擔心,尤其面臨將來巴菲特和孟格的離開,公司已做好萬全準備。這樣的萬全準備有5項樂觀的理由,其中第5項是「波克夏董事們—股東你們的監護人—始終專注股東的福利和企業文化的培育。」
通常,在波克夏年報最後一頁,都會列出現任的董事會和主要經理人名單,我們來看看這群「監護人」的面貌。
波克夏董事會現有14人,我們一般熟知的巴菲特、孟格,兩位新的副手亞柏(Gregory Abel)和簡恩(Ajit Jain),巴菲特長子霍華、全球首富比爾蓋茲(他在2020/3/13 宣布將從微軟和波克夏董事會中卸任)、墨菲(Thomas Murphy)—巴菲特信中常提到他。其他比較陌生的7人是:

STEPHEN B. BURKE:媒體公司NBC環球的董事長,他也是 JPMogan銀行的董事,1958年生,62歲(年輕董事)。
SUSAN L. DECKER:Yahoo! 前總裁,女性,1962年生,58歲(年輕董事)。
DAVID S. GOTTESMAN:投資顧問公司First Manhattan的創辦人、現任執行董事,1926年生,94歲(年老董事)。
CHARLOTTE GUYMAN: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前董事長,女性,1956年生,64歲(年輕董事)。
RONALD L. OLSON:孟格早年跟人合夥創辦的Munger, Tolles & Olson LLP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也是Yahoo! 董事會律師,1941年生,79歲(年老董事)。
WALTER SCOTT, JR.:通訊公司Level 3前董事長,資訊公司 Peter Kiewit Sons’ Inc.的繼承人,Omaha人,巴菲特老鄉,1931年生,89歲(年老董事)。他和亞柏(Gregory Abel)兩人,額外擁有波克夏能源公司(BHE) 9%的股權,另外91% BHE股權在波克夏母公司手中。
MERYL B. WITMER:合夥人投資公司Eagle Capital Partners L.P.的常務理事,女性,1961年生,59歲(年輕董事)。

我們比較熟悉的7位董事:
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董事長,1930年生,90歲(年老董事)。
孟格(CHARLES T. MUNGER):副董事長,1924年生,96歲(年老董事)。
亞柏(GREGORY E. ABEL):副董事長—掌管非保險事業經營,他是子公司波克夏能源(BH Energy) CEO,也是卡夫亨氏董事,加拿大人,1961年生,59歲(年輕董事)。
簡恩(AJIT JAIN)中:副董事長—掌管保險事業經營,他是子公司波克夏再保集團(BHRG) CEO,印度人,1951年生,69歲(年輕董事)。
霍華(HOWARD G. BUFFETT,):巴菲特長子,1954年生,66歲(年輕董事)。可是年報上刊登他的現職蠻有趣的:「伊利諾伊州梅肯縣警長」—以後股東會、董事會的維安,警長,就交給你了!
比爾蓋茲(WILLIAM H. GATES III):ㄧ般人都知道他是全球首富、微軟公司的創辦人,卻少知道他跟巴菲特私交甚篤,情同父子。年報上刊登他夫妻創辦的慈善基金會擔任副董事長。1955年生,65歲(年輕董事)。最新消息是:他在2020/3/13 宣布退出微軟和波克夏董事會,全心專注在慈善事業。他臨別提到:「我認為微軟和波克夏的董事會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強大,因此該是卸任的時候了」
墨菲(THOMAS S. MURPHY):媒體公司首都/ABC前董事長,今年股東信上巴菲特還引用他說過的管理原則,1025年生,95歲(年老董事)。

這裡要注意的是:接班人簡恩已經69歲了,明年就70古來稀了。若巴菲特到孟格現在96歲高齡還依然腦袋清楚,健談無比,依舊在任。屆時簡恩75歲,「接班人」一職,股東有沒有可能期待「英雄出少年」的另一人?所以,波克夏的接班人一直都是「未定數」,在巴菲特真正卸任之前,還有變數。
巴菲特、孟格、亞柏、簡恩和霍華在我的書中都介紹過,各位可以翻書查閱。書中將巴菲特現在的工作形容成「三職合一」:董事長、執行長和投資長。可見的將來,他的工作會分割成三份,由不同領導人來做。未來是否再出現一位像巴菲特的領袖將三職再合一?難說,但短時間不會。
來統計一下這群董事們:年輕董事8人—我界定的「年輕」是今年小於70歲—占57%。女性董事3位,占21%,而且她們都屬於年輕董事的一群。今年滿90歲以上超高齡董事4位,還有1位89歲,合計占36%;他們雖老、行動雖不便,但腦袋都還蠻清楚的。
年報K-21頁列出波克夏公司的潛在風險,其中提到仰賴巴菲特和孟格做投資和資本分配的決策,因而他倆的狀況影響著波克夏,尤其是巴菲特。因此,「波克夏董事會認定有能力可以接替巴菲特,並在需要之刻換下巴菲特。 董事會將會持續監控這一風險,搭好接任工程的橋樑。」
董事他們是我們股東仰賴的「監護人」,需要盡心盡力為我們把關。

「我們並因希望分享天主的光榮而歡躍。不但如此,我們連在磨難中也歡躍,因為我們知道:磨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望德,望德不叫人蒙羞,因為天主的愛,藉著所賜與我們的聖神,已傾注在我們心中了。」(羅5:2~5)

2020年3月29日

重溫 Buy American. I Am. 巴菲特金融海嘯時的投書

巴菲特2008年10月17日金融海嘯最恐慌的時候,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Buy American. I Am.”「我會買進美國」。中文由2008/10/18經濟日報季晶晶編譯。原文網址附在底下:

我會買進美國 Buy American. I Am.
美國和海外的金融市場一團糟,金融問題已殃及經濟。短期內,失業率將上揚,商業景氣轉弱,報紙頭條仍會怵目驚心。
所以,我已不斷買進美股,是用自己的帳戶。以前除美國公債外,我沒有別的投資。(這不包括我在波克夏公司的持股,那已預定捐出來做公益。)如果價錢仍具吸引力,我波克夏以外的資產很快會全部轉成美股。
為什麼?
有個簡單的買進規則:別人貪婪時應恐懼,別人恐懼時應貪婪。現在瀰漫的是恐懼感,即使投資老手也逃不過。投資人提防借貸比率過高或競爭力弱的企業是對的,但對許多體質健全公司的長期展望憂心忡忡卻沒道理。這些企業的獲利偶爾會打嗝,但多數大公司會在五年、十年或二十年後締造新的獲利紀錄。
有一點要說清楚:我無法預測股市的短期走勢,不知一個月或一年後股價會漲或跌。然而,行情可能在市場信心轉強或經濟改觀前就走高,也許漲幅可觀。你若要等知更鳥啼鳴,春天可能已結束。
來談一點歷史:大蕭條期間,道瓊指數在1932年7月8日跌到41點的谷底。但經濟持續惡化到羅斯福1933年3月就任總統時。不過在此之前,股市已勁揚30%。又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美國在歐洲及太平洋戰事皆不利,但股市在1942年4月觸底,比盟軍時來運轉早得多。再者,1980年代初,買股好時機是通膨肆虐而經濟重挫之時。簡言之,壞消息是投資人最好的朋友,讓你可用低價投資一小塊美國的未來。
長期來說,股市新聞會變好。在20世紀,美國歷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和其他代價慘重的軍事衝突,以及大蕭條、十幾次衰退和金融恐慌,還有幾次石油危機、一波大流感,及總統丟人現眼後辭職下台。但道瓊指數照樣從66點漲至11,497點。
你可能以為,20世紀漲幅這麼大,幾乎不可能賠錢,但就是有些人虧錢。這些倒楣人只在覺得放心時買股票,一瞥見令人不安的新聞就賣出。
今天,手中持有現金及約當現金的人覺得心安,其實不該如此。他們選擇了可怕的長期資產,幾乎不生財且注定會貶值。沒錯,政府為緩解危機而採行的政策勢必引發通膨,進而加速現金帳戶的實際價值下滑。
股票未來十年的表現勢必勝過現金。現在緊抱現金的投資人,是賭他們稍後可算準時機再進場買進。在等待好消息時,他們忽視冰上曲棍球巨星葛瑞斯基(Wayne Gretzky)的建言:「溜冰時要滑向曲棍球餅預料會到的地方,而不是現在的位置。」
我不喜歡對股市發表意見,容我再次強調,我不知市場短期走向。然而,我會仿效一家餐廳的作法,這家餐廳在空盪盪的銀行大樓開業,廣告標語說:「錢放哪裡,就在哪裡吃。」今天,我的錢和我的嘴都嚷著要「股票」。

還有以下四篇報導,我蠻認同的。原文網址附在底下。

《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美經濟急墜後將強彈》:「下一季可能出現非常劇烈、短暫的衰退,我希望為期短暫。如果勞動力和企業沒有受到太大傷害,那麼我們就可能見到相當迅速的反彈。」

梁啟源《瘟疫、油崩與股災》:「惟新冠疫情及油價崩跌屬短期重大事件,其對經濟及股市的影響也將會是短期的。」

《快回來了?摩根大通:今年餘下時間股市將湧現瘋狂買盤 投資者須長抱》:「其報告預計,今年餘下時間,主要投資領域的股票將湧入 3.25 兆美元的淨買入,與第一季淨拋售 1.88 兆美元的光景相比是巨大逆轉。」

《Cramer:市場沒考慮抗COVID-19藥物問世 長期放空根本反科學!》

我們無法預測這波COVID-19熊市到底什麼時候觸底反彈,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甚至還會大跌一波。但是,我們可以準備,可以在恐慌當下適度貪婪。
以我來說,我會盡可能地買進多一點的股票,尤其美股。畢竟,美國可是投入了「史上之最」的「2兆美元刺激方案 + Fed的無限QE」啊!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龐大資金,其他國家也遠比不上。因此,股價反彈時,美股「可能會」ㄧ飛沖天啊!
不過,這一切都不該代替你做你自己的任何投資決策。你的盈虧,由你創造,也由你承擔!

另外,我有想到一個波克夏股東的最大黑天鵝,別說我沒提醒你:
「如果巴菲特染上COVID-19」
那會怎樣?波克夏股價肯定崩跌!
跌多少?不知道。但,前些年度巴菲特信中提到波克夏史上4次股價大崩跌,分別是跌38.1%~59.1%。
所以,我就以1973~1975年那次自高點崩跌59.1%去推測最慘的情況:BRK.B 自$231.61跌至$94.64。
如果你是「現金帳戶」沒有問題,若是有融資的帳戶就要防止融資被斷頭。
我自己是想:若波克夏股票這般的跌法—只他家崩跌,其他檔都沒跌這樣慘—那我應該要「砸鍋賣鐵」把其他持股出清,用洪荒之力盡可能買進更多的BRK.B !
當然,這是我的想法跟作為。你有你的風險承受度,要做好準備!

Buy American. I Am.

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美經濟急墜後將強彈
https://udn.com/news/story/6813/4444019

名家縱論/瘟疫、油崩與股災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4433535

快回來了?摩根大通:今年餘下時間股市將湧現瘋狂買盤 投資者須長抱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457715

Cramer:市場沒考慮抗COVID-19藥物問世 長期放空根本反科學!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458811

2020年3月25日

巴菲特2019年度信閱讀分享2 (邱涵能)

讓股東樂觀的波克夏優勢

2020年的三月,股價像雲霄飛車般的上下劇烈波動,動輒漲跌10%。剛出爐巴菲特寫給波克夏股東的信似乎被忽視。信中巴菲特引用1924年出版《長期投資股票》(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
一書史密斯Smith ( Edgar Lawrence Smith)的觀點,說明優秀股票上市公司「保留盈餘再投資」能為股東帶來更高的投資回報。巴菲特因此結論:「隨著時間流逝,投資股票的長期表現肯定好過固定利率的債券。」
但是,他不忘警告大家:「樂觀的期望需附帶警語:明天股票價格可能發生任何可能!有時,股市會大幅下跌,跌幅可能達到50%,甚至更大。」果然,這樣的警語印證在今年三月:S&P 500自二月的最高3,394點下跌最多至2,192達35%;道瓊下跌最多達38%;蘋果35%;可口可樂40%,打6折;連波克夏都從$231.61的高價下跌至$159.5的價格,跌幅31%,本淨比達PBR=0.92的P/V值。其他美股更不用說,打對折的,下跌7成、8成的都有。
巴菲特警語最後還有背書:「結合我去年寫的《美國順風車》與史密斯的《保留盈餘再投資》,投資美股,可以讓具有兩項特質的投資人得到長期的豐收。」哪兩項特質?「不用借來的錢投資」還有「能控制好自己情緒」。面對三月熊市,這讓我們省思:
「我是否做好資產配置,不過度借貸、融資買股?」
「我是否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緒,不因股價大跌而憂慮、大漲而狂喜?」
「我是否能不受市場先生影響,放眼看到投資股票公司的內在價值?」
面對三月波克夏股價的崩跌,股東們更要讀讀巴菲特信,他可分析了讓股東樂觀的波克夏五大優勢:
1. 波克夏的資產配置在各式各樣的公司中—或全資擁有的子公司,或擁有部分股票的公司—它們的資本報酬率都很出色
2. 波克夏將旗下受控制的業務視作一個完整的集團,富有持久且重要的經濟優勢。
3. 波克夏將保守謹慎地管理財務,以抵禦外部經濟極端變化的衝擊—這正印證了三月熊市下,波克夏仍游刃有餘的資金,可買股或收購。
4. 波克夏擁有稱職又敬業的經理人,經營波克夏事業的樂趣勝過高薪和虛名對他們的吸引。
5. 波克夏董事們—股東的監護人—始終專注股東的福利和企業文化的培育。
三月熊市期間,有許多股票上市公司宣布要回購股票(庫藏股),以抵禦股價崩跌,拉抬股價,維護公司價值。波克夏會不會這樣做?今年股東信中,巴菲特再提到波克夏回購股票的兩項前題:1. 股價遠低於內在價值;2. 回購之後仍餘充足的現金。而去年(2019)波克夏也真大筆回購股票了。但現今呢?
我認為,三月熊市太多好公司廉價出售,為波克夏來說應該是多多買這些公司。不管是整個收購,或是買股票,或是買優先股—附帶高股息與未來低價買進用的認股權證—都是很好的資金應用,勝過公司股票回購。但是,若波克夏股價大崩跌,甚至跌過大盤甚多,回購股票也是好事。但,巴菲特二老的前題絕對沒有「拉抬股價,維護公司價值」。他倆視波克夏股東是成熟的成年投資人—沒在怕的。
走筆至此,我以巴菲特1987年度寫給股東的話互勉(括號內是我加的):「只要一家企業的內在價值持續以令人滿意的速度成長,該公司在事業上的成功(股價的回升)多久才會受到人們的肯定並不是那麼重要。」

上主,我由深淵向你呼號,我主,求你俯聽我的呼號,求你側耳俯聽我的哀禱!我仰賴上主,我靈期待他的聖言;我靈等候我主,切於更夫的待旦。因為上主富於仁慈,他必定慷慨救援。(詠130:1~2 ,5~7)

PS. 特別寫給閱讀Blogger的朋友們:我可以看得到你們的留言,但是卻無法留言回覆。你們的留言,我都很認真在讀喔!

2020年3月17日

市場先生

葛拉漢是我的良師益友。很久以前,他曾經描述過一種看待市場漲跌情形的心態,我認為這是最有助於投資成功的看法。他說,你應該將市場上的報價想像成由一個幾乎沒有主見的傢伙所提出的,這個傢伙叫做「市場先生」,他跟你就像是一家私人企業的合夥人。市場先生每天都會出現,並且提出一份報價,他不是要收購你手中的持股,就是想把手上的股票賣給你。
雖然你們共同擁有的企業可能具有穩定的經濟特質,但是市場先生的報價卻絕對不會是穩定的。因為說來悲哀,這位可憐的傢伙罹患了無可救藥的情緒疾病:有時候他極度樂觀,眼中只看到對你們的企業有利的影響因素,在這個情緒下,喊出的買價和賣價會非常高,因為深怕你將他手中的股票搶購過去,剝奪唾手可得的利益;有時候他會感到很沮喪,認為你們的企業以及整個世界的未來充滿了困難,在這種情緒下,他會報出非常低的價格,深怕你將手中所有的股票全部賣給他。
市場先生還有另一個很可愛的特性:他不在乎受人冷落。如果你對他今天所報出的價格不感興趣,明天他還是會繼續報價,而要不要交易則完全由你來決定,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他愈驚慌沮喪,情況就會對你越有利。
但是,就像是舞會的灰姑娘一樣,你必須留心一項警告,否則一切都會變成南瓜和老鼠:市場先生只能為你服務,並不能指導你,你只能寄望賺他的錢,但不能仰賴他的智慧。如果有一天他顯得特別愚蠢,你有自由可以選擇不理會他或是占他的便宜,但如果你受到他的影響,結果可能是個災難。如果你無法確認是否比市場先生更了解自己的事業,且更懂得如何評估自己的事業,你根本就不應該淌這趟混水。
在我看來,投資成功不是靠神機妙算、電腦程式,或是研判股價及大盤的波動變化而來。一位投資人要獲得成功,靠的是正確的商業判斷,加上能夠堅持自己想法及行為的能力,不受具有高度傳染性的市場情緒所影響。在我自己努力不受這些外力影響的過程中,我發覺牢記葛拉漢的市場先生概念實在非常有幫助。
孟格和我謹遵葛拉漢的教誨,讓這些股票本身的營運業績效—而不是每天、甚至每年的報價,告訴我們投資是否成功。市場可能會有段時間忽視企業的成功,但最後終究會肯定這個事實。就像葛拉漢曾經說過:「在短期間內,市場是一個計數器,但就長期來說,市場是一個稱重器。」只要一家企業的內在價值持續以令人滿意的速度成長,該公司在事業上的成功多久才會受到人們的肯定並不是那麼重要。事實上,遲來的肯定可說是件好事:這提供我們一個好機會,可以用優惠的價格多收購該公司的股票。

PS1. 全文摘錄自:張淑芳譯,勞倫斯·康寧漢編著(2008):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台北市:財信。P.150 ~ 152。
PS2. 美股已經正式進入熊市,結束11年漫長的大牛市。何時反彈,沒人知道。在市場恐慌之際,葛拉漢的「市場先生」概念,巴菲特詳盡地解釋,正可以開悟我們現在被「高度傳染性的市場情緒」左右的思緒,靜心思索價值投資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