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日

2018 我的投資回顧

今年是個虧損的年:我的投資自二月初虧損到十月底。十一月竟然大反彈,自十月底的大虧損中反彈到十二月初的小盈利,不過才兩天。十二月,你知道,又陷入虧損,而且虧得更嚴重,尤其是12月24日的平安夜,甚至在當天的投報率(RoC)是 -21.8%。
看看投資報酬率:我今年投資報酬率(RoC)為負的 -15.9% ,輸美股大盤道瓊指數的 -5.6%、S&P 500指數的 -6.2%、NASDAQ指數的 -3.9%、台股大盤指數的 -8.6%,和波克夏B股 3.0%的股價漲幅,只打敗陸股上證指數的 -24.6%。
連續兩年輸給大盤,而且今年的虧損還差點把十年來的獲利吃掉一半(2018/12/24收盤時),真是汗顔!這讓我想起創世紀中的故事:若瑟為埃及法郎解夢:為何尼羅河上來的七隻瘦母牛會吞掉七隻肥母牛(41:1~4)。在投資上,下跌50%是會吞掉之前上漲50%的成果。所以,巴菲特才會說:「投資的第一條準則就是不要賠錢,第二條準則就是不要忘記第一條。」切記!切記!

我的投資分析
年中《虧損的上半場,期待逆轉勝利》一文已經分析我過上半年GE、鴻海所造成的虧損。下半年則有賣掉鴻海所買進的中美晶,在大跌後大漲又再跌所形成的虧損。另外,下跌時買進的Apple,買在下跌的一半,又繼續大跌。KHC在上半年買了後,雖然持續有配息與再投資增加的小股,也是一路跌。BRK.B 在平安夜股價大跌,我之前一路用融資小加碼它—沒錯!因為帳戶沒有現金了,所以用融資加碼,也蠻有壓力的—但年底又反彈,今年BRK.B的股價報酬率也不太好。
我的這些虧損可分為:
1. 踩到地雷股。例如GE,買在$18左右,賣在$13左右—還好賣得早,不然又腰斬到$6.6。這是公司已經質變的例子。另外一個是2017年年初,下市前買進的興航。今年收到股東會的會議記錄,資產負債表上原本充裕的資產竟在新編的表格中消失了!好吧,我先把它編入虧損的投資。
2. 投資人不認同的公司。例如鴻海。不是說鴻海沒有成長,但是它緩慢的成長與停滯讓投資人不耐,包括FII的新上市不受陸股投資人喜愛,因此母公司的股價短期就難以期待。畢竟它過去二十多年的高速成長,可是愛被投資人拿來比較的。中美晶也是。它控股了環球晶這個小金雞一半的股權,環球晶龐大的市值竟然沒有回歸到中美晶的股價市值上,真是被低估的股價。
3. 股價下跌時買太快。例如Apple和KHC。前者買在$186,後者配息再投資後的成本$57。相較崩跌後的股價,我的買進價似乎太高了。
4. 真正被低估的股票。就是BRK.B。直到第三季財報發佈,波克夏還是有賺錢的喔!雖然,第四季股市大跌,讓它的投資組合股價下跌。但是,我相信它的子公司持續賺錢,源源不絕地向母公司繳回所賺的錢。加上新聞不斷報導它保留的大筆現金,下跌甚至崩跌的市場反而給了它無比的機會。正如霍華·馬克斯說的:我們期待的投資成就,是在大牛市只要跟上大盤的成長,大熊市遠超過各家基金的報酬率。BRK.B股價一路下跌之時,沒有「充足的」現金加碼,可能是我未來後悔不已的事。

熊市真的來了嗎?
今年股市似乎「跌多漲少」。二月、十月、十二月的股災讓投資人壓力不小。前幾天的新聞《NASDAQ淪陷後,S&P 500正式進入熊市》、《近一半S&P 500成份股已進入熊市,10年牛市即將結束?》。美股對熊市的定義是「從近來的最高價下跌超過20%」。前幾天和一位粉絲朋友談論到:這樣的熊市定義是否過於鬆散?第一,若某股票內在價值100元,股價漲到200元,下跌到160元就算該股票的熊市。可是炒高的股價還是遠高於內在價值啊!第二,十年的大牛市,美股大盤—以S&P 500為例—已經上漲了4倍多。難道只是下跌個20%、打個八折,就算進入熊市?我不認為如此。最少也要下跌個40%、打六折以上,才算是終結了十年的大牛市。
不過,雖然我認為「慘跌」才算是終結大牛市,進入大熊市。可是,急速下跌的大熊市卻能成為下一波牛市的開端,因為「行情總在絕望中昇起」。
所以,熊市真的來了嗎?我不認為如此。熊市何時來?目前有許多新聞採訪到專家們的預言,他們甚至說出2019年或2020年的哪一季股市將落底、將反彈的話。但是,「我們有兩類預言家:無知的和不知道自己無知的。」巴菲特也總是提醒我們,沒有人能預知股市的漲跌,尤其是熊市何時來臨。如果,有人真的知道下一季或下一個月股市將落底,你會怎麼做?當然是馬上拋售所有的股票啊!而這樣的拋售潮不會被別的投資人、投資機構盯上嗎?緊接著不就是大夥跟風似的拋售潮,股市就不是下一季或下一個月落底了,而是「馬上」落底。
我們既然不知道熊市何時來,那牛市還能持續一段時間嗎?不知道。只能說「大牛市差不多了」。可能還兩三年入熊市,可能下一季或下一個月。我想,我自己要趁股價反彈時「逐步」增加現金。

擺在眼前的投資決策
今年平安夜的崩跌讓我壓力蠻大的,因為有融資。若就跌到這樣也就算了,耐心等待反彈吧!但若持續崩跌,甚至大熊市提早來臨,那我可就不只賠錢而已,更重要的是「失去危機入市的機會」,這可是我認為最優先的目標。所以,心中浮現「賣」或「抱」的投資決策。
先說說大牛市與大熊市不同的買進策略:大牛市時間很長,只要平庸以上的公司股票都會漲,所以,股價差不多便宜就可以買進。你若要等到股價大跌,跌到與公司內在價值保有相當大的「安全邊際」時才買,你可能錯過上漲行情,甚至買不到,錯過投資好公司的機會。但是,ㄧ旦熊市,甚至大熊市來臨,股價常常沒有最低、只有更低,有些平庸公司可能禁不起景氣的大衰退而倒閉下市。所以,大熊市買股,「絕大的安全邊際」是必要的。買股要慢、要等,要「再等一等」。不要太早將子彈打完。
聖施禮華說:「如果你生活在天主的臨在裡,那麼,在震耳欲聾的風暴之上的高處,太陽會一直照亮著你;而在狂怒和破壞的巨浪之下的深處,平安與寧靜將統馭你的心靈。」(鍊爐343)
這幾句話平撫了我在挫折與黑暗中的徬徨感。
面對今年度的虧損,面對年末的股災,甚至不知道反彈何時,不知道牛熊市何時轉折,內心難免不安。我把聖施禮華的這幾話改一下:
如果你投資股票是以巴菲特主義價值為依據,那麼,在震耳欲聾的股市風暴之上的高處,太陽會一直照亮著你;而在狂怒和破壞的股市雜訊巨浪之下的深處,平安與寧靜將統馭你的心靈。
展望未知的2019年,讓我們彼此互勉:能以價值投資為準則,不為股市雜訊所左右,誠意正心,等待危機時勇敢入市,再耐心等待曉明之星的昇起。祝福大家!我為你們祈禱!

2018年11月27日

讀書佳句摘錄:《巴菲特的繼承者們—波克夏帝國20位成功CEO傳奇》

關於波克夏商業帝國和巴菲特接班的詳細描述有兩本中文書可參考,一本是《少了巴菲特,波克夏行不行?》,另一本是本書。但是,本書中文版雖是2018年7月出版,英文版原著卻已在2002年出版了,內文的訪談記錄也都在2002年之前完成。即便如此,本書還是極具參考價值。茲摘錄讀書頗有感觸的佳句分享大家。
我覺得最棒的一段:「每進行一次併購,波克夏就擴大其能力圈範圍。每位既有與新加入的執行長,都可以針對其擅長領域,建議新的合作對象,尋找最適合波克夏家族的新成員。」這樣擴大能力圈的方法,不但使得新收購行動錯誤率降低,更積極提昇了波克夏的內在價值。
同樣「每新增添一位執行長,波克夏的安全邊際就往上提升了一層,理由就像能力圈一樣。」
波克夏現在的重心是收購為主,買股次之。但是,股民最關心的反而是「巴菲特買了什麼股票?」巴菲特和孟格一直勸導投資人要在「能力圈」範圍內選股。可是,我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波克夏屢屢收購新公司,卻不會買錯?原來,波克夏每進行一次收購就擴大其能力圈範圍,並提升收購的安全邊際。新收購進來子公司的執行長對母公司的認同度、熱誠度,是其他以收購為主的公司無可比擬的,他們會協助波克夏母公司擴大優勢圈—這是波克夏的競爭優勢。
書中所列的執行長都曾被別人問到擔任巴菲特繼承人,以及巴菲特之後的波克夏會如何。其中NetJets的創辦人答得很妙:「我會召集所有的經理人,然後說:『好了,過去巴菲特在的時候,你們都做些什麼?告訴我。還有你們現在可以做些什麼。』我會多瞭解他們的事業,『然後就⋯⋯不再干涉他們了。』」這就是波克夏「極度分權經營方式」在後巴菲特時代的體現。
我們一般小股東都擔心「巴菲特走了,波克夏股價會如何?」GEICO的CEO Nicely說得好:「當然,巴菲特如果離開了,波克夏的股價勢必會波動,但公司的價值不會真的發生變化。波克夏仍然是個好投資。」所以,別擔心!
自金融海嘯後,美股已走了十年的大牛市,尤其三次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更讓美股飆漲。之前有討論到:現在到底是投資波克夏,還是S&P500的ETF報酬率高?探究過去十年的大牛市,波克夏的報酬率不一定贏過S&P500指數。但是,在熊市來臨—大牛市後必有大熊市—牛市再起時,波克夏的競爭優勢就會再度凌駕S&P500指數。為什麼?因為波克夏有「危機入市」的勇氣與資金!資金除了現金與約當現金外,還有浮存金:
「浮存金在過去與未來,仍然是波克夏併購其他事業的低成本資金來源。波克夏如果能夠更有效運用浮存金,則這些『別人的錢』所創造的獲利潛能就更可觀了。」
另外還有我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所寫的第三級資金:波克夏股票。藉由交換股票或發行新股可以來收購公司。
最後,關於投資,波克夏再保集團的CEO Jain 所論及:每一次的交易,你都要清楚知道所有風險在哪!投資亦是。

2018年11月9日

巴菲特新回購股票的標準

正如這篇報導*所言:「波克夏向 SEC 呈交的 10-Q 季度報告提到,第三季回購約莫價值 9.28 億美元的 A 股和 B 股,為 2012 年 12 月以降第一次。波克夏以平均 312,806.74 美元的價格購買 A 股 225 股,以均價 207.09 美元購買 B 股 4,139,192 股,總共花費 9.2757 億美元。這意味巴菲特和孟格相信執行庫藏股的價格低於波克夏的內在價值。」
我們找到波克夏的FORM 10-Q 表格來分析看看:先看p.45,波克夏在2018/8/7~8/24,回購了A 股 225 股,平均價$312,806.74;回購了B 股 4,139,192 股,平均價$207.09。而波克夏2018Q2財報在2018/8/4公布,當時波克夏B股每股帳面價值 BPS=$145.12。我們據此「落後本淨比(PBR)」來計算:A股的回購PBR=1.437,B股的回購PBR=1.427,全部的平均回購PBR=1.43。依此,我認為,PBR=1.43 是巴菲特回購股票的新標桿!
再分析A、B兩類股的回購比率:A股占回購總數不到8%,B股占總數的92%。這是什麼原因呢?
首先,A股的交易量不大,每日平均約304股;B股的交易量大,每日平均約429萬股。因為,A股由資深股東、政府退休基金、認同巴菲特長期投資價值的大股東和基金持有,他們多半只抱不賣;B股則由為數眾多的小股東、積極操作的基金持有,每日交易量大。
其次,A股和B股的投票權不平等,並非依股數1:1,500來投票,而是1:10,000的投票權(p.23 有註明)。所以,持有A股的股東們不太賣股。
最後,依據波克夏的規定(p.23 有註明),A股可以轉換成B股,B股不能轉換成A股。長此以往,A股的數量會愈來愈少,B股的數量則會愈來愈多。在FORM 10-Q首頁,截至2018/10/25,目前流通的股份,A股占了總股權的45%,B股占了總股權的55%。公司多回購B股,正可減緩這樣的趨勢。
波克夏在2018Q3執行股票回購之後,流通股數為1,642,269股(換算成A股來算),相較2017年底,減少了0.76%的股數(p.45)。也就是說,每個波克夏股東的股權提昇了0.76%。這也是2018Q3財報出來時,每股帳面價值BPS會比Q2大幅提昇的「原因之一」。
但是,還沒完喔!在FORM 10-Q首頁,波克夏在2018/10/25的流通股數又減少了,折算成A股數為1,641,681股。相較2017年底,減少了0.95%的股數。也就是說,我們波克夏股東今年的股權提昇了近1%。另外一個意思是:巴菲特在10月股災時又回購了一些波克夏股票,最少有588股的A股數量,約用了1.8億美元(假設回購價在 BRK.B=$209)。
波克夏今年執行股票回購的另一層意義是:現金太多、可收購或買股的機會不多、波克夏股價被低估。
首先,現金太多。現金太多而不去投資,拉昇了公司的時間成本。巴菲特只希望波克夏最少保有200億美元的現金。所以,現在花錢買股的另一層意思是:股神可能不認為大熊市即將來臨!可能大牛市還有段時間⋯⋯
其次,可收購或買股的機會不多。可能是沒有價格遠低於內在價值的好公司可收購或股,也可能是能買的公司規模不夠大。獵不到大象,只有小獵物出沒。
最後,波克夏股價被低估。這在巴菲特歷年給股東的信上就已經說明:波克夏的內在價值遠高於帳面價值,包括它的持股與子公司的發展前景、保險浮存金、卓越的經理人與企業文化。但講多了,波克夏的股價相對每股帳面價值的比率—就是本淨比PBR—ㄧ直不高。我的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可是說:PBR=1.5才合理!可能是市場認為股神二老年事已高,而且股市中還有FAANG的股價可追逐。那麼,此時回購波克夏的股票,正可向大家證明「波克夏股價真的被低估了」!
我們看到巴菲特2018Q3新回購股票的標準是「PBR=1.43」。展望未來,波克夏可能持續回購股票,只要在波克夏股價低迷的時候,股神就會「悄悄」出手!這樣的作為,讓我們股東在公司的股權持續提昇,尤其是表現在每季每股帳面價值BPS的成長上。

* 許家華編譯(2018/11/6),鉅亨網:股神信號彈,波克夏執行10億庫藏股。

2018年11月3日

2018 Q3 起買進波克夏B股合理價格

2018 Q3 波克夏A股每股帳⾯價值:$228,712
2018 Q3 波克夏B股每股帳⾯價值:$152.47
買進評估:B股買進價
PBR≦1.5 波克夏合理價格→可以買進:$228.71
PBR≦1.2 價格遠低於內在價值→積極買進:$182.97
PBR≦1.1 價格遠低於保守估計內在價值→⽤力買進:$167.72

第二季季報出來的時候,我還寫說:「上半年波克夏每股帳⾯價值才成長2.8%,距離一年要成長8% 的標桿還有段距離,下半年要加油了!」沒想到第三季季報出來,波克夏竟然提早達成「每股帳⾯價值年成長8%」的巴菲特標桿:$141.17 → $152.47!只能說:股神你太神了!
今年波克夏股價自六月末落底後,就一路往上衝,最高來到$224,股價漲了13%。然而十月股災,又把波克夏今年的漲幅全部吐回去。我在$197.6的時候小加碼,如今算算本淨比(PBR)才不到1.3,真是買得低!但若是波克夏股價續跌,股神二老可隨時隨意決定的「回購自家股票」,應該會讓股價止跌回升罷!
今年波克夏各季財報都用黑體字加底線標註了一段話:「任何特定季節的投資損益金額一般是不具意義的,尤其提供的每股淨利數據,是會誤導那些不太懂甚至完全不懂會計準則的投資者。」這就回應了我書中提到的:「應以帳面價值來追蹤波克夏的績效,也就是利用本淨比(PBR)的方法。而以本益比(PER)來估算波克夏的內在價值不太實際。」以上是我們就用本淨比(PBR)的方法,評估買進波克夏B股的合理價格。

2018年10月22日

我的買車理財法

我是車迷,汽車迷,休旅車迷,更是越野車迷。隨著人生的成長、經濟的改善,我也ㄧ部部地來換車—別想太多,是從腳踏車換到摩托車,再換到轎車、休旅車。分享一下我最後的買車理財經驗。
中文ㄧ般說「投資理財」,實際應該是「理財投資」:先理財後投資。理財,我常講說是「資源的再分配」,如何分配、怎樣分配,動念毫釐,差距千里。投資則是理財的一部分,所以是要先理財再投資。
五年前我想換車,目標是Toyota RAV4,因為看上她好多年了。適逢RAV4 要換代。然而,換代後的四代車型我不喜歡,而且打聽到買三代的庫存車有優惠,加上手頭有這筆錢,以及家人的支持。我決定買三代RAV4 新車,而且是最頂級的4WD旗艦版。
我的買車理財作法如下(我只單就車體車價來討論,其他稅金、保險費、配件費等就不列入了):
三代Toyota RAV4 4WD旗艦版定價117萬。我要到了7萬—車價6%—的現金折價,所以只花110萬購買。
原本Toyota 公司給RAV4 的購車貸款為60萬2~3年零利率。我卻要到了80萬—車子售價的7成—而且5年零利率的汽車貸款。
我將這80萬的汽車貸款拿來股票投資,5年來總投資報酬率約60%(不是很好)—我這個總投資報酬率,是計算所有能動用的資金,在5年後獲得的總利益得算出來的。
好,我們來看看這樣的買車理財數字:新車訂價117萬,折價7萬,實付110萬。車貸80萬5年零利率,5年總投資報酬率約60%。所以5年後,80萬貸款賺回了48萬。因此,這部車我實際付出了62萬(110萬-48萬)購買。如果,5年後,我這部車能賣到62萬,也就是新車訂價117萬的53%二手價格。那麼,我這部車就是「免費」開5年了。
換句話打個比喻說:天父爸爸借給我一部全新的車,讓我開5年。這期間所有額外加的配備、換的輪胎、稅金、保險、油錢、過路費、保養費、維修費(還好沒有花費這ㄧ項),全部自付,使用者付費。然後,開完5年再無條件地還給祂。好棒喔!感謝全能的天父!
有看懂了嗎?這就是我實際經驗下的「買車理財法」。去年底,愛車滿5年時,我曾上網自售—因為想買新車—後來雖然沒有賣—延宕換車需求的滿足。但是我相信,以三代Toyota RAV4 在車市的好評,5年53%以上的二手折舊價應該賣得出去。加上貸款保留下的資金投入股市的回報,這部車我真的沒有花費一毛錢「購買」。就像是好天主「借」給我一部車開一般,只要你保養得宜!
我要強調:這樣的「買車理財法」,先決條件是「你要先擁有買車用的全部資金」。不然,你拿什麼錢去投資?就像我,買這部三代Toyota RAV4 4WD旗艦版時,我可是真真實實握有117萬的現金。所以,借得的貸款才能安安心心地投入股市。
當然,我的買車理財法並不是最好的方法,也不見得適用每個人,並且還犯了一些錯誤⋯⋯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將貸款全押BRK.B 」!若2012年底我買車時,將80萬貸款全買進波克夏股票(BRK.B),到2017年底時,BRK.B會從$88.55上漲到$198.22,投資回報率為124%,80萬汽車貸款會賺回99萬。又一部新車了啊!搥心肝!
我的「買車理財法」:先決條件是要存有欲購買車輛訂價的現金。再來,透過你的三吋不爛之舌,向汽車業代要求高折價,以及高成數、長期限、低利率的車貸。再把借來的車貸做最佳的投資運用—最好是波克夏股票,安全又高報酬。

2018年9月29日

波克夏的接班擔憂?

波克夏是個很特別的公司!在巴菲特的管理風格下,波克夏成了「子公司經營上極度分權,總部資金分配極度集權」的特色。
擁有稱職並樂在工作中的子公司經理人,巴菲特信任你,讓你全權經營,發揮所長。然而,子公司你賺的錢,你要再投資,你要補強性收購,你要擴張版圖,請你提出至少15%年成長的盈利藍圖,不然就將資金上繳總部。因為,波克夏總部就是子公司的「銀行」:有錢存總部,需錢總部借。子公司的盈餘、投資股票的獲利,甚至保險子公司的「浮存金」,全部集中總部做資金分配的決策。巴菲特拿這些錢來買股,來收購公司,來協助子公司擴大盈利。這就是子公司經營極度分權、總部資金分配極度集權的波克夏公司文化!
巴菲特和孟格在的時候,波克夏如此。他們不在了,我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寫到巴菲特的工作將ㄧ分為三:非執行的董事長(Chairman),負責波克夏文化的保存與沿續;真正掌權的執行長(CEO),管理整個集團—子公司應該還是分權經營—並負責收購新公司,做資金分配的決策;投資長(CIO),買股賣股,並協助CEO收購新公司。
不可否認,任何組織集團都可能會出現ㄧ位剛愎自用、好大喜功的領導人。這樣的領導人常常是摧毀集團百年基業的人,讓組織陷入萬劫不復之境。波克夏會不會出現這樣的CEO—真是掌權管理的人—我們不知道。但是,可見的未來,如果波克夏出現這樣剛愎自用、好大喜功的CEO,它後面還有「掌握孫悟空緊箍咒的唐三藏」在,那就是巴菲特的兒子霍華·巴菲特,波克夏預定的非執行董事長。他可以聯合其他董事撤換CEO,保住公司的基業。
當然,可能是波克夏未來的CEO不那麼剛愎自用、好大喜功的強勢,卻是庸庸碌碌、無所作為的弱勢CEO。他無法讓公司大幅增長,只能消極守成。那怎麼辦?現在的巴菲特提出了兩個方案:「回購公司股票」和「發放現金股利」。前者增加了波克夏的每股帳面價值(BPS),有助於提升公司股價,有利股東。後者將股東的錢還給股東,讓股東自行運用,去尋找其他投資標的。
所以,即使巴菲特和孟格非常年老了,可見的未來,波克夏的接班展望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波克夏內在價值的成長,可能不再那麽大。正如巴菲特2017年度寫給股東的信後,我修改給讀者們「預估波克夏年複成長率15%」的建議:「未來,預估波克夏每股內在價值的年複成長率,不會低於8%!」我們先降低一下期望值,對未來較不會失望。「但我們若希望那未看見的,必須堅忍等待。」(羅8:25)

2018年9月21日

買波克夏好,還是買S&P 500的ETF好?

這個問題首先看個人喜好:你喜歡波克夏單一公司(BRK.B),你就買它;你喜歡買美股大盤指數基金分散風險,你就買SPY ( SPDT S&P 500 ETF)或VOO ( Vanguard S&P 500 ETF) ,後者還是巴菲特推薦一般散戶投資人買的指數型基金—「如果不當波克夏股東的話」。若投資人無法對這兩項深入瞭解分析,又想投資美股參與美國經濟成長時,二者就隨意隨興挑一個,無可無不可。
但若想仔細比較、深入分析,我們試試看:

首先,我們比較BRK.B和SPY (或VOO)的股價報酬率。這樣的比較對投資人的實際投資損益比較確實。
我們比較的標準是「股價的年複報酬率」。我們以15年、10年和5年的股價週期分別比較,所以比較起始年度分別為2003年、2008年和2013年,股價資料來自Yahoo Finance的K線圖,並以昨日(2018/9/19)的收盤價為比較基礎—畢竟我們是比較到「現在」嘛—來比較這一段時間誰的「股價年複報酬率」高。今年到9/19已經262日,我們折算為0.72年,故以比較起始日到2018/9/19基準日收盤價的成長倍數,去開15.72、10.72、5.72年的根號求出年複成長率。如表「BRK.B和S&P 500 ETF 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
我們從表中看到:15.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4.97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10.7%;勝過SPY的3.38倍成長和8.1%股價年複報酬率。VOO則沒有資料。所以,15.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完勝S&P 500 ETF!
10.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2.43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8.6%;勝過SPY的2.12倍成長和7.3%股價年複報酬率。VOO還是沒有資料。又因此,10.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又完勝S&P 500 ETF!
5.72年的股價週期,BRK.B成長了2.28倍,股價年複報酬率為15.5%;勝過SPY的1.95倍成長和12.3%股價年複報酬率;又勝過VOO的1.99倍成長和12.7%股價年複報酬率。5.72年週期的股價年複報酬率,BRK.B還是完勝S&P 500 ETF!
就股價報酬率的比較,不管是15年、10年和5年的股價週期,BRK.B都完勝S&P 500 ETF!

其次,我們看看15年、10年和5年期間,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的年複成長率,並與SPY和VOO的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看看。
我們波克夏參照成長的基準是2017年底的BPS,這是美國還未採用新會計準則(GAAP)—2018年起—將波克夏投資組合的「未實現損益」列入資產負債表,而影響到新的BPS前。所以,比較的起始年我們採用2002、2007和2012年底的BPS。如表「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年複成長率計算」。
表中,波克夏(BRK.B) 15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1.4%,打敗SPY股價在1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8.1%。
波克夏(BRK.B) 10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0.5%,打敗SPY股價在10.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7.3%。
波克夏(BRK.B) 5年BPS的年複成長率為13.1%,打敗SPY股價在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12.3%,也打敗VOO股價在5.72年中的年複報酬率12.7%
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的年複成長率,竟然完勝S&P 500 ETF股價的年複報酬率!

就量化的比較,波克夏都完勝S&P 500 ETF。質化的比較呢?因此,第三我們要來探討波克夏和S&P 500 ETF所蘊含的內在價值誰高?
談到「內在價值」,巴菲特說:「評估投資項目及事業是否具有相對的吸引力,內在價值是唯一合理的考量。」又說:「內在價值是企業在其剩餘壽命中所能產生的現金,經過折現後的現價。它無法精確計算,只能大概預估。」(書p.44)
波克夏的內在價值有哪些?我寫的書《買進巴菲特,穩賺18%》p.51~53有詳述巴菲特2010年度給股東信上描述的:
第一,波克夏擁有的股票、債券、約當現金和保險浮存金。尤其是「保險浮存金」在波克夏的會計帳目上是被視作「負債」,而非淨資產,可是卻是波克夏「強本收購」(書p.197,199)和「危機入市」(書p.39~41)的本錢。
第二,波克夏非保險業子公司的盈利。這包括在金融風暴和不景氣時,不受影響仍能源源不絕獲利的鐵路子公司BNSF和能源電力子公司BHE。
第三,波克夏的經營優勢,包括稱職的經理人、不受限的資金分配和業主思維企業文化。這都是帳面價值上看不到的豐厚內在價值!
當然,S&P 500 蒐羅了美國前500大優秀公司,還可以不斷汰舊換新,補足新戰力,內在價值也常被低估。
巴菲特也說:「內在價值數字因各人認知而有所不同。」S&P 500 和波克夏內在價值誰高?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從巴菲特所羅列波克夏內在價值三大關鍵支柱來看,它的帳面價值確實遠遠低於內在價值。相對而言,波克夏的股價也ㄧ直被低估。若反過來說,就是波克夏股價蘊含許多上漲的空間,尤是巴菲特他們正當想要回購股票時。

最後,投資單一公司波克夏比投資美股大盤指數基金的風險大嗎?
霍華·馬克斯定義「風險」是:「風險意味著發生結果的不確定性,還有當不利情況發生時,出現虧損的可能性。」
投資必有風險,所以投資要學習控制風險。巴菲特挑選公司時,都挑那些10年、20年,甚至幾十年後「不太會改變產品與服務」的公司,也就是生產民生必需品或服務的公司。這些公司能夠源源不絕地產出現金,並且可以抗景氣衰退。波克夏或是部分擁有這樣的股票,或是全資擁有這樣的子公司,面對金融危機和景氣低迷都不怕,還有充足的資金危機入市、擴張事業版圖。這樣「結果的不確定性」風險不夠低嗎?
反之,S&P 500 的500大公司裡面,不乏產品與服務變化多端、日新月異的科技產業。「結果的不確定性」的風險還比較高。
不過S&P 500 ETF包含了美國前500大公司的股票,多元化的產業可以分散風險,「當不利情況發生時,出現虧損的可能性」會比較低。
可是波克夏不也一樣嗎?波克夏的子公司巴菲特將它們分成四大類:保險業、受監管且資本密集事業、製造服務與零售業、金融及金融產品。這其中包括了財星五百大公司中的八家半了(書p.202)。波克夏子公司和投資組合的多元性,巴菲特幫它們講話了:「當你靜心探究波克夏時,就能看透美國各種產業。」(書p.214)這不夠分散風險嗎?
買波克夏好,還是買S&P 500的ETF好?這個問題雖然經我詳細分析了,但買哪個,看倌:你還是依你的喜好決定吧^_^

BRK.B和S&P 500 ETF 股價年複報酬率比較
BRK.B
SPY
VOO
2018/9/19 收盤價
    $220.95
    $291.25
    $267.60
2003年初股價*
    $44.48
    $86.06
    ?
15.72年股價倍數
    4.97x
    3.38
    ?
15.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10.7%
    8.1%
    ?
2008年初股價*
    $91
    $137.37
    ?
10.72年股價倍數
    2.43x
    2.12x
    ?
10.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8.6%
    7.3%
    ?
2013年初股價*
    $96.93
    $149.70
    $134.72
5.72年股價倍數
    2.28x
    1.95x
    1.99x
5.72年股價年複報酬率
    15.5%
    12.3%
    12.7%
*2003, 2008, 2013年初股價參考自 Yahoo Finance

波克夏每股帳⾯價值(BPS)年複成長率計算
2017年年底BPS
    BRK.A BPS $211,750
    BRK.B BPS* $141.17
15年年成長率(2002年年底BPS)
    BRK.A BPS $41.727
    BRK.B BPS* $27.82
    成長倍數:5.07x
    BPS年複成長率:11.4%
10年年成長率(2007年年底BPS)
    BRK.A BPS $78,008
    BRK.B BPS* $52.01
    成長倍數:2.71x
    BPS年複成長率:10.5%
5年年成長率(2012年年底BPS)
    BRK.A BPS $114,214
    BRK.B BPS* $76.14
    成長倍數:1.85x
    BPS年複成長率:13.1%
*BRK.B的BPS 由BRK.A的BPS 除以1,500 得之